FANDOM


环弗兰德斯
Tour of Flanders logo

环弗兰德斯

赛事信息

时间

四月上旬

举办地

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

当地名称

Ronde van Vlaanderen(荷兰语)

别称

De Ronde(荷兰语)

Vlaanderens Mooiste(荷兰语)

Flanders' Finest(英语)

项目

公路自行车赛

级别

世巡赛

类别

单日赛

组织者

弗兰德斯古典赛(Flanders Classics)

赛事总监

维姆-范-赫鲁维赫(Wim Van Herreweghe)

历史

首届比赛

1913年

届数

101届(截止到2017年)

首届冠军

保罗-德曼(Paul Deman)(比利时)

获胜次数最多

阿谢尔-比斯(Achiel Buysse)(比利时)

菲奥伦佐-马尼(意大利)

埃里克-莱曼(Eric Leman)(比利时)

约翰-穆塞乌(比利时)

汤姆-布南(比利时)

法比安-砍切拉拉(瑞士)

(3次)

上届冠军

菲利普-吉尔伯特

简介

环弗兰德斯(荷兰语:Ronde van Vlaanderen),也被称为“De Ronde”(“环赛”),是一项每年春天在比利时举办的公路自行车赛事。赛事由弗兰德斯古典赛组织举办,是UCI世巡赛的组成部分,也是弗兰德斯最重要的自行车赛。它的昵称包括“Vlaanderens Mooiste”(荷兰语,意为“弗兰德斯最好的(比赛)”)。环弗兰德斯首次举办于1913年,2016年是第100届赛事。

如今,环弗兰德斯与米兰-圣雷莫,巴黎-鲁贝,列日-巴斯通-列日和环伦巴第一起被称为“五大古典赛”。它和巴黎-鲁贝(环弗兰德斯一周之后举办)并列为最重要的两场石头路赛事。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赛事曾短暂中断,1919年恢复后持续举办至今,是目前连续举办时间最长的古典赛。

共有六位车手三次赢得环弗兰德斯,分别是比利时人阿谢尔-比斯、埃里克-莱曼(Eric Leman)、约翰-穆塞乌和汤姆-布南,意大利人菲奥伦佐-马尼和瑞士人法比安-砍切拉拉。

女子环弗兰德斯从2004年开始举办,与男子比赛在同一天,但距离较短。

创办

弗兰德斯地区的象征

1913年,体育报纸Sportwereld的联合创始人Léon van den Haute创办了首届环弗兰德斯。那个年代,报刊和杂志经常通过举办自行车比赛来提高销量。

“我们觉得自己在弗兰德斯地区大有可为。我们想为弗兰德斯人出版一份使用我们的母语的报纸,让我们为身为弗兰德斯人而自豪。我们和布鲁塞尔那帮说法语的比利时自协的家伙斗了十年,而且笑到了最后。”比赛的联合创始人Karel Van Wijnendaele如是说。

20世纪初,比利时自行车运动正处于寒冬。场地车馆一家家关门,公路车和场地车的国家锦标赛也不再举办。比利时当时最重要的比赛之一,列日-巴斯通-列日,在南部的法语区举办。正当悲观情绪日益增长之时,1912年,奥迪勒-德弗雷成为了首个赢得环法的比利时车手。这个20岁的弗拉芒人效力于法国车队Alcyon车队,他的胜利象征着比利时自行车运动的崛起。在他的激励下,哈莱市长、同时也是Société Belge d'Imprimerie 出版集团的主管August De Maeght 决定出版荷兰语体育杂志Sportwereld(荷兰语,意味“体坛”)。

《体坛》杂志最著名的自行车专栏作者是Karel Van Wijnendaele,一位年轻的体育记者,狂热的自行车迷和业余车手。杂志创办后报道的首项赛事是1912年9月12日的弗兰德斯锦标赛(Championship of Flanders)。1913年1月1日,Van Wijnendaele 入职,成为杂志编辑。

弗兰德斯的民族主义

“弗兰德斯的所有城市都必须为弗拉芒人的解放做出贡献。” ——1912年,Karel Van Wijnendaele心中环弗兰德斯赛的理念。 弗兰德斯自行车运动与弗拉芒民族主义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很多的讨论。Van Wijnendaele希望创办一场比赛,完全在弗兰德斯境内行进,并且要穿过尽可能多的城市,因为“弗兰德斯的所有城市都必须为弗拉芒人的解放做出贡献。”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环弗兰德斯是唯一一项在德国占领期间没有中断的古典赛。德国人不但允许比赛继续举办,甚至帮助维持沿路的秩序。那个年代,很多弗拉芒民族主义者与纳粹德国合作。战后,De Standaard 和Het Algemeen Nieuws-Sportwereld 遭到察禁,一些记者因为通敌而受审。Van Wijnendaele起初被终身禁止从事记者行业,直到蒙哥马利元帅来信透露,他曾在战争期间帮助藏匿英国飞行员,并在自己家中为他们提供保护。

1945年,另一家弗拉芒报纸《人民报》(Het Volk)开始举办“绕”弗兰德斯赛(Omloop van Vlaanderen)。《人民报》是一份左翼报纸,因为无法容忍环弗兰德斯赛与纳粹的亲密关系而决定举办一项新的比赛。环弗兰德斯赛的组织者对此提出抗议,认为新比赛的名字与他们的过于相近(荷兰语中,“Ronde”和“Omloop”基本上是一个意思)。比利时自协要求《人民报》修改比赛的名称。这项赛事改名为人民报环赛,也就是现在的新闻报环赛,是比利时的开年赛事。

历史

首届比赛

1913年5月25日,Karel van Wijnendaele组织了首届环弗兰德斯赛,比赛穿越了弗拉芒西部的两个省份 。比赛早上6点在根特发车,终点设在Mariakerke。比赛距离330公里,几乎全程都是烂路。终点设在一个自行车场馆,但门票收入只相当于奖金的一半。经过12小时的赛程,25岁的保罗-德曼赢得了6人小集团冲刺,成为比赛的首届冠军。1914年他赢了波尔多-巴黎赛,但第一次世界大战差点葬送了他的自行车生涯。他加入了比利时的地下抵抗组织,骑自行车将文件走私到中立国荷兰。后来他被德国人抓住,关在鲁汶的监狱里等待处决。停战救了他的命,他也应此成为一名战争英雄。

首届比赛有37位车手参加,5辆汽车为他们提供后援。1914年有47人参赛,但组织者仍为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而苦恼。Van Wijnendaele之后失望地表示“人们想要一场盛大的环弗兰德斯,但《体育报》实在是太年轻,规模也太小了。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能够做的一切。我们竭尽全力剩下每一个生丁,却只能看着一群二流车手参加环弗兰德斯,这太难受了。1914年也是一样的情况,van Hauwaert,Masselis,Defraeye,Mosson,Mottiat,Van Den Berghe一个都没来,因为他们背后的法国自行车公司禁止他们参加这项比赛。”

然而,作为弗拉芒民族主义的象征,这项比赛的地位还是有不断提高的迹象。20世纪早期弗拉芒自行车运动的领军人物马塞尔-比斯,不惜违抗所在的法国Alcyon车队的命令也要参赛。1914年的第二届比赛,264公里的骑行过后,他在埃弗海姆的自行车场赢得了6人小集团冲刺。

1920年代:传奇的开始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环弗兰德斯赛历史上仅有的中断。自1919年来,比赛一直连续举办至今。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弗拉芒地区的道路的基础设施由于战争的破坏而千疮百孔,但这却令环弗兰德斯迅速流行起来。

1920年代,弗拉芒的场地车专家主宰了比赛。场地车六日赛专家热拉尔-德比茨两次获胜。由于天气恶劣,他第一次获胜的那届比赛总共只有17为车手完赛。瑞士人Heiri Suter是首位夺冠的外国车手,一周后他又赢得了当年的巴黎-鲁贝。1926年,比赛迎来了10人的小集团冲刺,其中五位车手发生严重的摔车,首次参加职业比赛的Denis Verschueren获胜。

20年代末,将根特作为起终点的这项赛事收获了大量的粉丝。在弗拉芒地区,环弗兰德斯是每个赛季的高潮所在。

1930年代:成功的烦恼

“环弗兰德斯已经成为了弗拉芒地区的文化遗产,就像弗尔内和布吕赫的游行,伊珀尔的猫节和奥斯坦德的出航祈祷那样。这场比赛是弗拉芒最盛大的节日,没有任何其他比赛能够在氛围或是受欢迎程度上与之相提并论。”——瓦隆作家Paul Beving如此评价祖国北方的这次赛事。

第一届比赛获得成功是很有限的,但到1930年代,它已经非常流行。路边挤满了观众 和汽车,将环弗兰德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节日。1933年有164为车手参赛,而汽车及摩托车的数量是他们的7倍。迅速增长的机动车数量不可避免的带来了安全问题。1937年,弗拉芒著名文学家Stijn Streuvels为《体育报》撰文称,从他在安泽海姆的家中看去,这更像是一条有汽车组成的队列,而非车手。

历史学家Rik Vanwalleghem将那些驾车跟在车手身后,并不断试图抄近路以多次看到车手的经过的车迷们称为“狂野的牛仔”。他说,据警方估计,早年的比赛有大约50万人聚集在路边观赛。观众们在汽车里跟着车手看比赛,一有机会就超车;在村庄附近,人们会站得过于拥挤,有时候会把车手堵住。

“为了控制春运般的人流,确保比赛能够安全的进行,我们不得不要求有关部门派几个国家宪兵其摩托车跟着来维持秩序。他们有权利处罚任何没有得到许可却跟着车手的人。”——1938年3月30日,赛事总监Karel van Wijnendaele。

Van Wijnendaele本人也在1933年参与了国家宪兵维持秩序的工作,但效果有限。1937年的比赛一场混乱,发生了多起事故,组织者不得不将整条赛道都用警察保护起来——这在当年可谓是一个革命性的举措。在这之后,比赛的安全性开始有所改善。

就比赛本身而言,它变得更加国际化了。比利时人依旧主宰比赛,但同样有来自于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士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车手参赛。Romain Gijssels成为首位两连冠的车手。1934年和1935的比赛是罕见的雨战,让比赛变得更为艰苦。

后援条件

最初十年,参加环弗兰德斯的车手必须自行解决所有的后勤问题。车手不能向任何人寻求帮助,备胎都要自己背在肩上。当时,更换轮胎并充气需要两三分钟,如果遇到寒冷等极端情况,耗时会更久。一条轮胎重约500克(现在的轮胎只有200克)。轮毂或其他关键部件损坏意味着比赛结束,更惨的是,车手还得自己想办法前往终点。

1930年代开始条件有所改善,车手被允许接受一件雨衣,一条轮胎以及打气筒,但必须是在紧急情况下,且需要裁判的许可。只有当车架,轮组或是把组损坏的时候才允许更换自行车。车手们依旧需要带着备胎和打气筒比赛。1940年代,车手在赛前一天要将自行车交至组委会打上铅封(后来改为一个类似赛鸽比赛中使用的环),以确保车手不会在比赛途中偷偷换车。

现在的规则始于1951年。车手们可以从队车或队友出得到一定的帮助。不过在1955年以前,车手只能从队友处获得备用车,而不能从队车上取。规则每年都有变化,直到1950年代末才变得和今天的规则类似。

奖金

1913年第一届比赛的奖金是1100比利时法郎。到1935年,奖金增长到12500法郎,其中冠军奖金2500法郎,直到第19名的125法郎(当年一份报纸四毛钱)。1938年,领骑30分钟的车手能够获得额外的100法郎。战争期间,组委会能找到什么奖金就发什么,包括剃须刀,炉子,瓶装葡萄酒和自行车装备。1948年,最后一位完赛的车手也能得到100法郎的奖金,1949的最后一名则得到了一瓶按摩油。

1940年代:战争与复兴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体育报》与《新闻报》合并。战争期间,很多体育赛事都取消了,但环弗兰德斯在德国占领军的允许下继续举办。1941年,战争期间的第一届比赛由Achiel Buysse赢得。由于道路条件限制,比赛的起终点改为根特,路程缩短到198公里,路面的铺装也很糟糕。

虽然是战争状态,1940年代却有几位极具统治力的车手。阿谢尔-比斯成为了史上首位三次赢得环弗兰德斯的车手。Briek Schotte和Rik Van Steenbergen分别赢了两次,成为比利时车坛的领军人物。其中,Rik Van Steenbergen20次参赛,拿到2次冠军以及8个领奖台。1944年,年轻的Rik Van Steenbergen掌控了比赛,在最后一公里甩掉了包括Briek Schotte在内的对手,以19岁的年龄成为比赛史上最年轻的冠军。

1948年,环弗兰德斯被纳入了首届Challenge Desgrange-Colombo(一项持续整个赛季的联赛,包含了环意,环法,巴黎-鲁贝等一系列赛事),使得环弗兰德斯的的国际地位迅速提升。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环弗兰德斯和米兰-圣雷莫在同一天举办。优秀的意大利和法国车手通常选择参加后者,这也就是为什么二战前总共只有一位冠军来自比利时以外的国家。环弗兰德斯的主办方修改了比赛日期以满足Challenge Desgrange-Colombo的要求。1948年的比赛有着创纪录的265位参赛者,其中有50个外国人。Briek Schotte在这一年拿到了自己的第二个冠军。

1950年代:迈向国际化

意大利人菲奥伦佐-马尼是国际化过程中的第一位代表人物。这位来自托斯卡纳的车手仅仅四次参赛,就赢得了前所未有的三连冠。1950年和1951的比赛都是相同的剧本,意大利人在寒冷的天气中单飞夺冠。1951年马尼进攻了75公里,赢了第二位的法国车手Bernard Gauthier5分35秒,第三位的Attilio Redolfi10分32秒。

1955年,伟大的路易松-博贝,两届环法冠军,成为了首位赢得环弗兰德斯的法国车手。次年,另一位法国车手Jean Forestier赢得了比赛。弗拉芒车迷们需要习惯越来越多的外国车手在环弗兰德斯有优异的表现。

1960年代:欣欣向荣

“最后100公里,我们始终跟在第一位车手身后。我们几乎看不到他们:有如此之多的人站在路边甚至是路上,感觉我就像是被一场海啸所吞没。在我身前,身后,身边,疯狂的司机闯进人群,把车开到人行道上,自行车道上,甚至果园里。我感觉不断有东西从后面撞到我的车。多亏飞面大神用牠的面条状触肢保护了大家,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故。”——1963年,新闻报记者Louis De Lentdecker谈到观众的规模。

1961年,汤姆-辛普森成为首位赢得比赛的英国人。他在两人的冲刺对决中战胜了意大利人尼诺-德菲利皮斯。Defilippis的冲刺能力更强,但因为一条终点横幅被吹走了,他过早停止了踩踏,被辛普森击败。

观众对比赛的影响从未结束。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现场观众,比赛的终点移到了Gentbrugge。1962年,世界冠军里克-范洛伊在一大群观众的簇拥下拿到自己的第二胜,延续了自己在比利时自行车运动中的旗帜地位。

1969年,年轻的埃迪-莫克斯成为了比利时车坛新的领军人物。比赛还剩73公里时,他果断突围。当时天气非常恶劣,他的教练也不看好这次进攻,但他还是坚持到了最后,领先费利切-吉蒙迪5分36秒夺冠,这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夺冠优势。

1970年代:争议与禁药

1970年代,许多传统的道路都铺上了沥青,使得比赛的难度下降。本土车手埃里克-莱曼在四年内赢了三次,打平了阿谢尔-比斯和菲奥伦佐-马尼的记录。莱曼是一位冲刺手,每次他都在小集团冲刺中战胜了埃迪-莫克斯,这让观众和组织者们十分失望。

为了保存环弗兰德斯的特色,组织者增加了一些新的爬坡,并在弗拉芒地区搜刮没用过的石头路。1973年比赛的终点移到了教堂山附近的Meerbeke。三年后,考彭伯格被纳入了比赛。

这标志着几届经典比赛的开始。1975年,埃迪-莫克斯拿到他的第二胜。身着彩虹衫的莫克斯在还有104公里时和Frans Verbeeck一同突围,在终点前6公里处甩掉了后者。1976年,两位比利时明星车手,弗雷迪-马尔滕斯和罗杰-德弗拉明克和莫克斯一同进入了5人争冠集团,但这两位冲刺好手在终点前4公里处被甩掉了。德弗拉明克击败马尔滕斯获得第四。他承认没能跟住最后一次进攻是个失误,但坚持认为“只要马尔滕斯没赢就好”。

1977年,竞争达到了高潮。马尔滕斯在考彭伯格爆胎了,但一位观众给了他一个轮子,并把他一直推到了坡顶。德弗拉明克发动了一次进攻,但很快也遭遇了爆胎,被马尔追上。滕斯。领先集团只有他们两人,德弗拉明克拒绝与自己最大的对手进行配合。最后70公里,始终是马尔滕斯领骑,德弗拉明克跟了一路。最后的冲刺中,德弗拉明克毫无悬念地获胜,这也是他唯一一个环弗兰德斯冠军。直到今天,两位当事人都对此有不同的说法。马尔滕斯说,当时裁判已经告知他,他会因为接受了车迷的轮组而被判成绩作废,德弗拉明克答应给他30万法郎让他继续比赛。德弗拉明克否认了此事,称马尔滕斯的冲刺能力在他之上,所以他选择一直跟车。比赛后的争论甚至比比赛本身更为激烈,马尔滕斯和第三名的Walter Planckaert都因为药检阳性而被剥夺了成绩。

1980年代:比荷之争

1980年代被比利时和荷兰车手所垄断。荷兰人扬-拉斯两次夺冠,之后阿德里-范德波尔在1986年夺冠,这是荷兰人在7年中的第5个冠军。当时,范德波尔在四人小集团冲刺中击败了爱尔兰人肖恩-凯利和加拿大人Steve Bauer。

不过,这十年间最值得铭记的一场胜利还是1985年的Eric Vanderaerden。这位23岁的比利时车手在考彭伯格前轮组受损,但是他跟着由亨尼-克佩尔,格雷格-莱蒙德以及队友Phil Anderson组成的小集团回到了比赛前方。虽然Vanderaerden是一个冲刺手,但他却在教堂山发动了进攻,随后单飞20公里到达终点。仅仅这些还不足以让这场比赛留名青史。比赛的后半程出现了一场猛烈的风暴,狂风和暴雨摧毁了主集团,174名车手中只有24人完赛,是这些年来完赛人数最低的一次。

1987年,Claude Criquielion成为史上首位来自比利时法语区的冠军。他在博斯伯格进攻,肖恩-凯利再次屈居第二。古典赛专家肖恩-凯利拿到过三个环弗兰德斯亚军,但却从未夺冠(这也是唯一一个他没赢过的五大古典赛)。

1990年代:弗兰德斯之狮

1989年,环弗兰德斯被纳入第一届UCI公路车世界杯(持续整个赛季,包括了最重要的十场单日赛)。大部分古典赛专家都将环弗兰德斯作为自己的第一场春季古典赛。

1993年,比利时人约翰-穆塞乌冲刺力压弗兰斯-马森夺冠,开启了自己的王朝。与此同时,意大利的古典赛专家们也有出色的表现,莫雷诺-阿尔真廷,贾尼-布尼奥和Michele Bartoli分别获得一胜。1994年布尼奥在四人小集团冲刺中以7毫米的优势击败穆萨无夺冠,这也是史上最小的夺冠优势。第二天,弗拉芒报纸Het Laatste Nieuws在头版刊登了照相裁判的照片,并配以标题“弗拉芒的悲剧”。穆塞乌主宰了这项赛事十年,八次登上领奖台,三次夺冠。弗拉芒媒体亲切得称他为“弗兰德斯之狮”。

21世纪:五大古典赛

Gianluca Bortolami和Andrea Tafi在21世纪初延续了意大利古典赛车手在环弗兰德斯一贯的优异表现。2005年,比赛被纳入UCI Pro Tour(用于取代UCI世界杯,也是现在的世巡赛的前身)。汤姆-布南凭借两连胜成为了比利时车坛的新星。

2010年,终点前45公里处,布南和法比安-砍切拉拉一同进攻。布南是那年的头号热门,但他没能在教堂山跟住砍切拉拉的节奏。之后,砍切拉拉凭借着强大的计时赛能力单飞16公里获得自己的第一胜。

2011年,环弗兰德斯的组织者变为弗兰德斯古典赛组织,这一组织旗下包括了绝大部分的弗拉芒古典赛。新东家的第一个决定就是重新组织比赛,于2012年将终点移到奥德纳尔德。这届比赛,汤姆-布南在三人小集团冲刺中击败Alessandro Ballan和波扎托,迎来了自己的第三胜。接下来的两年比赛被砍切拉拉主宰,他在老夸雷蒙特的进攻摧毁了所有的对手。2015年,布南和砍切拉拉都因伤缺阵,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成为首位夺冠的挪威人。

2016年是第100届比赛。彼得-萨甘获得冠军,巩固了自己作为新生代古典赛车手的地位。

路线

当前路线

环弗兰德斯的路线穿越了比利时西部的两个省,西弗兰德斯省和东弗兰德斯省。1998年以来,比赛在弗兰德斯西北部,靠近北海的布鲁日发车。在市中心的市集广场发车之后,车手们一路向南,在西弗兰德斯平原宽阔的道路上骑行。在近几年的路线中,这段平路长度为55公里,抵达西弗兰德斯南部的科特赖克后结束。随后车手们向东骑行,前往丘陵地形的弗兰德斯阿登地区。

进行70-80公里后比赛将迎来第一个爬坡,通常在西弗兰德斯周边。大约100公里后会第一次通过奥德纳尔德,正式进入东弗兰德斯南部的阿登地区,接下来一连串的短陡坡和石头路将会主导比赛的进程。短陡坡带来了很多进攻的机会,是决定比赛胜负的地方。顾名思义,短陡坡的长度很短,无法与大环赛中的爬坡相提并论,但坡度很大,其中一些还铺着石头路。

大部分爬坡都集中在一小块区域,因此比赛的路线十分曲折,不断得有转弯出现。老夸雷蒙特是最长的爬坡,长度2.2公里。虽然它不是很陡,但因为铺有鹅卵石路面,加之长度很长,因此被认为是环弗兰德斯最难的爬坡之一。最陡峭的爬坡是全部由石头路铺成的考彭伯格,其最大坡度高达22%,道路狭窄,铺装糟糕。

2012年开始终点设在奥德纳尔德。终点前的最后两个爬坡分别是老夸雷蒙特和帕特伯格,这两个爬坡在比赛里都会通过两次。最后一次通过时,老夸雷蒙特出现在终点前16公里,帕特伯格则是终点前13公里,是比赛中最具决定性的地方。帕特伯格之后是一段通向终点的平路,赛道总长约265公里。

路线变迁

同很多经典的比赛一样,环弗兰德斯的路线在历史上出现过重大的变化,不过它始终在东弗兰德斯和西弗兰德斯两省举办。最初的30年,起点和终点都在根特,不过终点每年的位置都会有些细微的变化。

1913年的第一节比赛,发车后车手们向东至圣尼古拉,然后顺时针绕阿尔斯特,奥德纳尔德,科特赖克和弗尔内骑行,直到奥斯坦德的海滨,再经鲁瑟拉勒回到根特。这一路线会通过弗兰德斯西部两个省份的主要城市。1914年的路线与之相似,但没有去到海滨。

1919年,比赛改为逆时针,转往南边的布吕赫。1920年,比赛再次来到海边,离开布吕赫后,沿着北海从布兰肯贝尔赫通往奥斯坦德。直到1938年,路线都没有发生大的变动。赛事总监Karel Van Wijnendaele坚持要在路线中加入海滨的部分,因为这才是他心中的弗兰德斯。海滨的道路常常伴随着强风,这抑制了车手们进攻的欲望,还会撕裂主车群。对于那些没能跟住尾流的车手,他们的比赛可以宣告结束了。在横风的情况下,车手们往往会排成斜线阵,这在弗拉芒地区的比赛中是非常常见的。

战争爆发后,海岸线被划为禁区,海滨的路线也随之取消。战时的路线是在弗兰德斯内陆骑行一圈。1946年,路线又恢复到战前的状态。1952-1961年的9年间,比赛也没有通过海边。1964年是最后一届没有去到海边的比赛。

1973年,比赛的终点改到了Meerbeke村,第一次来到根特之外的地方。比赛路线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环,新的路线更靠近阿登地区,这样可以在终点前用到一些新的爬坡。例如距离终点16公里,最大坡度20%的教堂山,经常出现决定性的进攻。从1973-2011年,教堂山和终点前11公里的博斯伯格一直是终点前最后两个爬坡。陡峭的教堂山因为其山顶的教堂得名,是比利时,乃至全世界自行车文化的圣地。

1998年,起点改为布吕赫,比赛中再次加入了海滨道路,不过传统的教堂山-博斯伯格终点得以保留。

2012年,比赛终点改为赫拉尔兹贝亨西边30公里的奥德纳尔德,教堂山和博斯伯格因此被踢出了路线。现在,终点前最后的爬坡是老夸雷蒙特-帕特伯格两连击

起点

环弗兰德斯的起点改变过很多次:根特,圣尼古拉,布吕赫以及安特卫普。1913年的第一届比赛在根特市中心的市集广场发车。当时,这座弗兰德斯最大的城市正在举办1913年世博会。后来,比赛的起点移到了选手们检录的阿尔伯特酒店,靠近圣彼得火车站。1950年代以前,赛前都会进行弥撒,因为比赛通常是在圣周(复活节前一周)前或是复活节当天举办。

“圣尼古拉广场上,宏伟的市政厅前,环弗兰德斯的发车是一个特殊的时刻。车手们先去签署比赛相关的文件,然后与粉丝见面、前面,和小车迷合影留念。不过,1998年开始这一切都变了。现在,栏杆把车祸搜和车迷分隔开来。环弗兰德斯忘记了自己的初心,抛弃了那些让它如此迷人的特质。”——记者Fer Schroeders如此批评组委会将起点移到布吕赫的举动。

1977年,圣尼古拉取代根特成为新的起点,主要是因为它的广场更大,能够容纳更多观众。到1988年,发车仪式已经延长到两天,并且由弗拉芒广播电视公司播出。

1988年,比赛的起点移到了布吕赫,一座因辉煌的历史和中世纪建筑而名列世界遗产名录的城市。在布吕赫,观众无法在发车前近距离接触车手,这一违背赛事传统的行为引来了大量的反对。不过,大部分弗拉芒车迷还是很欢迎这个新的起点,因为布吕赫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靠近海边,使得比赛能够使用海滨的道路。

2017年开始,起点设在弗兰德斯最大的城市安特卫普。比赛将首次经过安特卫普省,也是首次在古代佛兰德伯国的领土之外发车。这一改变可谓是革命性的,也在弗拉芒车迷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终点

1913年的重点设在Mariakerke的自行车场,位于根特地区。这一年的比赛可以说是非常的冷清,因此1914年搬到了附近城市埃弗海姆的Deeske Porter自行车场。Van Wijnendaele点了两遍人头,半开玩笑得说“今年多了20个观众”。

韦特伦是1928-1961年间的起点(二战期间中断了几届),之后起点迁往根特。菲奥伦佐-马尼在韦特伦赢得了他的全部三个冠军。1962-1972年间,比赛的终点设在根特郊外的一个住宅区。

1973-2011年,终点在布鲁塞尔以西大概20公里的尼诺弗市,Meerbeke村。39年来,终点一直设在Halsesteenweg(Meerbeke的一条路),最后400米的直道为缓上坡冲刺。

2011年9月,官方宣布奥德纳尔德成为新的终点。终点的变化是赛事的新东家弗兰德斯古典赛组织推动的。除此之外,新东家还引入了“绕圈”以便于卖票。很多车迷对改变终点一事相当不满,组织者推行此事时也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

起终点列表

  • 1913 根特-Mariakerke
  • 1914 根特-埃弗海姆
  • 1919-1923 根特-根特,Gentbrugge区
  • 1924-1927 根特-根特,Citadel Park自行车场
  • 1928-1941 根特-韦特伦
  • 1942-1944 根特-根特,Citadel Park自行车场
  • 1945-1961 根特-韦特伦
  • 1962-1972 根特-根特,Gentbrugge区
  • 1973-1976 根特-Meerbeke
  • 1977-1997 圣尼古拉-Meerbeke
  • 1998-2011 布吕赫-Meerbeke
  • 2012-2016 布吕赫-奥德纳尔德
  • 2017-2020 安特卫普-奥德纳尔德

比赛特色

自然环境

环弗兰德斯以多样的战术而闻名。比赛中,热门选手们有大把的机会施展致命一击。弗拉芒的阿登丘陵地区是实施战术的最佳区域,车队和车手将会面对变幻莫测的局势,尝试抢在潜在对手前一步做出动作。

阿登地区陡峭的丘陵造就了极具侵略性和进攻性的骑行方式,给环弗兰德斯赛带来了极佳的观赛体验。主车群沿着狭窄的道路向爬坡点狂奔,各支车队极力把自己的主将带往主车群的前方。爬坡点过后通常会有一段较宽的赛道,接着又是一段狭窄的道路和下一个爬坡点。

几乎所有的爬坡都位于无人的乡间或是村庄,道路十分狭窄。主车群排成一条长龙,时不时因为断龙而分裂为更小的集团,最出色的车手们要不停得争夺集团前方的位置。比赛过程极为紧张,很多大热由于摔车或是爆胎落后后就再也无法赶回比赛前方。

因此,运气在环弗兰德斯中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从来没有车手能够拿到超过三个冠军的原因之一,即使是同时代最伟大、最优秀的古典赛专家也会因为糟糕的运气和无法预测的意外而丢掉胜利。

自2012年比赛路线更改以来,奥德纳尔德南边的老夸雷蒙特,帕特伯格和考彭伯格三个爬坡就成为了比赛的核心。老夸雷蒙特是一段石头路爬坡,前陡后缓,有实力的选手常常在这里做出决定性的进攻,比如2013年法比安-砍切拉拉在这里与彼得-萨甘联手,斌在帕特伯格甩掉了后者。帕特伯格是当天的最后一个爬坡,热情的粉丝将这里变得像嘉年华一样。这是一条石头路短陡坡,在245公里的骑行后,选手会在这里迎来体能与力量的终极考验。

比赛文化以及纯粹的竞争是环弗兰德斯的关键。两届冠军Peter Van Petegem认为,“比赛在哪里举办真的不重要。只要有石头路,爬坡,以及羊肠小道,这样就够了。”

著名爬坡

短陡坡是环弗兰德斯最著名的特征,也是最佳的观赛地点。近年来的比赛包含了17到19个短陡坡,部分爬坡会有变动,剩下的每年都会用到。每个爬坡都有自己的特点,会给车手带来完全不同的挑战。老夸雷蒙特长2.2公里,但相对较缓。帕特伯格很短,但最大坡度高达20%。考彭伯格则是比赛中最陡的坡,高达22%,被路况极为糟糕的鹅卵石覆盖。它的道路非常狭窄,两边高高的堤岸让它成为了天然的竞技场。其他的著名爬坡包括艾肯伯格,莫勒伯格和泰因伯格。

考彭伯格一度被移出了比赛,因为它实在是太难、太危险了。特别是天气潮湿的情况下,卵石路会非常滑,车手很难一路骑上去。一旦有人摔车就会带倒一片,同时把后面的车手全部堵住,以至于他们只能扛车跑上山去。1984年,只有Phil Anderson和扬-拉斯两位车手是骑到山顶的。1987年丹麦车手耶斯佩尔-斯基比(Jesper Skibby)在卵石路上摔倒,随后被一辆汽车碾过。之后15年内,比赛都没有再使用考彭伯格。

2002年,修整过路面的考彭伯格回归比赛。2007年没有使用,但2008年修缮后再次回归。如今考彭伯格已经是比赛的一个永久组成部分。爬坡开始前,所有车辆都要离开赛道,避免混乱。

五十多年来,组委会为首先通过某些爬坡的车手设立了奖金。1940年首先通过夸雷蒙特,Edelare和克勒伊斯伯格将获得500法郎。1950年引入了爬坡王,Maurits Blomme赢得了一批卧室家具。1953年,首先通过克勒伊斯伯格的车手赢得了一台洗衣机,首先通过教堂山的车手赢了18000法郎。1950年,菲奥伦佐-马尼的长距离突围让他拿到了30000法郎,这在当年足够买一栋中等的房子。

2015年的19个爬坡
编号 名字 位置(公里) 路面 长度(米) 平均坡度(%) 最大坡度(%)
1 蒂亨伯格(Tiegemberg) 177 沥青 750 5.6 9
2 老夸雷蒙特 152 鹅卵石 2200 4.2 11
3 科特基尔(Kortekeer) 141 沥青 1000 6.4 17.1
4 艾肯伯格 134 鹅卵石 1300 6.2 11
5 富亨伯格(Wolvenberg) 131 沥青 666 6.8 17.3
6 莫勒伯格 118 鹅卵石 463 7 14.2
7 勒伯格 97 沥青 700 6.1 14
8 贝伦德利斯 93 沥青 940 7.1 12.4
9 法尔肯伯格 88 沥青 875 6 15
10 卡普莱伊(Kaperij) 77 沥青 1250 5 8
11 卡纳利伯格(Kanarieberg) 70 沥青 1000 7.7 14
12 老夸雷蒙特 54 鹅卵石 2200 4.2 11
13 帕特伯格 51 鹅卵石 400 12.5 20
14 考彭伯格 44 鹅卵石 600 11.6 22
15 斯丁贝克德利斯(Steenbeekdries) 39 鹅卵石 820 7.6 12.8
16 泰因伯格 36 鹅卵石 800 7.1 18
17 克勒伊斯伯格 26 鹅卵石 1875 5 9
18 老夸雷蒙特 16 鹅卵石 2200 4.2 11
19 帕特伯格 13 鹅卵石 400 12.5 20

部分爬坡数据:

克勒伊斯伯格(Kluisberg):又称Buissestraat,Bergstraat,Kluisbergen-Ruien。爬升66米(27米到93米),最大坡度11%,1955年首次使用。

莫勒伯格(磨坊山)(Molenberg):又称Zwalm。爬升32米(24米到56米),最大坡度17%,1983年首次使用。

老夸雷蒙特(Oude Kwaremont):又称Kwaremontplein, Schilderstraat, Kluisbergen。爬升93米(18米到111米),最大坡度11%,1974年首次使用。

考彭伯格(Koppenberg):又称Steengat, Koppenberg, Oudenaarde-Melden。爬升64米(13米到77米),最大坡度25%(弯道内侧,其余地方最大22%),1976年首次使用。

泰因伯格(Taaienberg):又称Taaienberg, Maarkedal-Etikhove。爬升45米(37米到82米),最大坡度18%,1974年首次使用。

Berg ter Stene:又称Stene, Horebeke。爬升68米(32米到100米),最大坡度9%,1957年首次使用。

勒伯格(Leberg):又称Leberg, Brakel-Zegelsem。爬升39米(60米到99米),最大坡度15,1977年首次使用。

贝伦德利斯(Berendries):又称Berendries, Brakel-Sint-Maria-Oudenhove。爬升65米(33米到98米),最大坡度14%,1983年首次使用。

法尔肯伯格(Valkenberg):又称Valkenbergstraat, Brakel-Nederbrakel。爬升53米(45米到98米),最大坡度15%,1959年首次使用。

Muur(教堂山)(Muur-Kapelmuur):又称Abdijstraat, Ouderbergstraat, Oudeberg, Geraardsbergen。爬升77米(33米到110米),最大坡度20%,1950年首次使用。

博斯伯格(Bosberg):又称Kapellestraat, Geraardsbergen-Moerbeke。爬升40米(65米到105米),最大坡度11%,1975年首次使用。

滕博赛(Tenbosse):又称Olifantstraat, Brakel。爬升28米(45米到73米),最大坡度14%,1997年首次使用。

石头路

除了爬坡外,平路部分也会有石头路出现,最近用到的包括Paddestraat(2400米), Mater-Kerkgate(3000米),Haaghoek(2000米)和Mariaborrestraat(2400米),但只有Mariaborrestraat是在比赛的末尾阶段。与巴黎-鲁贝中那些可怕的石头路不同,环弗兰德斯的石头路路况要好得多,比赛之外的时间也不会封闭。这些石头路从来都不是决定比赛走向的地方,但一些“纯粹主义者”仍旧力保它们继续出现在比赛里,因为石头路是弗拉芒地区的地标和象征。

直到1950年代,石头路和土路都在比赛中占到了相当大的比重。历史学家Tom Van Laere指出,环弗兰德斯从来不会刻意去使用糟糕的道路,石头路的出现只是因为比赛实在太长,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战争的破坏,只有城市里面才有铺装良好的道路。使用鹅卵石铺路完全是因为这样最便宜。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比利时从破坏中恢复过来,各省开始铺设沥青路面。

在一些标志性的爬坡铺上沥青路面之后,自行车迷和和比赛组织者开始担心石头路会就此消失。Van Wijnendaele被迫更改了路线,因为经典的路线不够难了。他的员工开始在地图上搜寻羊肠小道,在酒吧里和熟悉本地路线的人搭讪。Van Laere说,“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么比赛就会演变成大集团冲刺,而这是我们绝对不想看到的。”绝大部分的备选道路位于龙塞和赫拉尔兹贝亨之间,这一地区也成为了现在比赛的核心区域。

这些年来,石头路的总里程减少了,但是石头路爬坡却在不断增加。帕特伯格在1986年铺上了鹅卵石,因为这段路的拥有者是一个狂热的车迷,他希望比赛能通过自己家门口。这个爬坡很快就被收入进了比赛路线。

弗兰德斯剩余的几条石头路都被保护了起来,作为弗拉芒文化遗产的一部分。

天气

同大部分比赛一样,天气情况会对比赛产生重大影响。糟糕的天气会让比赛变得更为艰苦,主车群早早得就被打散。在现代比赛中,1985年的比赛在暴风雨中进行,只有24名车手完赛。天气好的时候,热门选手能够更容易得掌控比赛,主车群的规模也会更大。四月的弗兰德斯天气变幻莫测,因此比赛经常遇到恶劣的天气情况。

“狂风,暴雨和泥浆让环弗兰德斯欣欣向荣。”-Karel Van Wijnendaele,比赛创始人,热衷于比赛中戏剧性的天气变化。

比赛创始人Karel Van Wijnendaele痴迷于糟糕的气候。他希望环弗兰德斯能够成为弗拉芒文化和国家的象征。作为一名记者,他将自己心中理想化的弗拉芒人形象赋予了比赛:勤奋工作,不断与自然作斗争。他的豪言,加上比赛中时常出现的严酷条件,让环弗兰德斯成为了只有最强壮、最坚韧的车手才能赢得的比赛。

这很弗兰德斯

自古以来,环弗兰德斯冠军会被称为“Flandrien”或者“Flahute”——一个弗拉芒媒体热衷使用的法语词。“Flandriens”指一位车手有着强大的意志力,能够在一整天里高速骑行,并且无惧恶劣的天气。他们的成就使得自行车比赛成为弗拉芒最重要的运动。

由于其比赛特点,只有特定类型的车手才能在环弗兰德斯获胜,也就是古典赛专家或者石头路专家。热门车手必须有不止一项专长。短陡坡对车手的爆发力有很高的要求,但漫长的距离也要求车手有着良好的体能。

虽然比赛从未以大集团冲刺结束,但冲刺手的表现通常都不错,尤其是那些擅长古典赛的冲刺手,如汤姆-布南或者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计时赛专家法比安-砍切拉拉在石头路古典赛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能够在最后的爬坡维持很高的速度,以此甩掉对手单飞通过最后的一段平路。砍切拉拉的三场胜利有两场都是单飞获胜。

近年来的石头路古典赛,排名靠前的车手都有相近的体型。拿到最多胜场的约翰-穆塞乌(186cm,79kg),汤姆-布南(192cm,82kg)和法比安-砍切拉拉(186cm,81kg)都是重量级的选手。15年获胜的挪威车手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181cm,78kg)也是如此。

但体型也不是绝对的。两届冠军Peter Van Petegem(176cm,72kg),以及2011年的冠军尼克-内恩斯(177cm,68kg)都属于相对瘦小的车手。

大事记

1919年:范-利伯赫(Van Lerverghe)的豪言壮语

Gabe Konrad写道:“当1919年的冠军范-利伯赫出现在起点时,他穿着全套的骑行服,但鬼知道为什么他却没有自行车。他向另一个选手的姐夫借了辆车。发令枪响前,他向众人宣告,他会拉爆所有人,赢得胜利。此时的范-利伯赫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他的话迎来了其他车手的嘲笑。然而比赛开始后,他很快便甩开了主车群。在抵达终点前,他甚至停下来去酒吧喝了一杯,他的经理不得不把他拖出来,重新按回车上,以免他丢掉冠军。通过终点线并完成一圈荣誉骑行之后,他非常严肃得告诉各位观众回家去等,因为主车群还要过半天才会到。”

1939年:克尔斯(Kaers)的自我练习

1939年,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冠军卡雷尔-克尔斯一不小心赢得了环弗兰德斯。他当时正在备战巴黎-鲁贝。他开车去了夸雷蒙特,然后骑行40公里抵达比赛起点根特。他原本计划和自己的训练伙伴一起骑,什么时候追上后援车了就上车回家。因为没打算骑完全程,他一上来就突围了,并在夸雷蒙特山脚下有了一分钟的优势。但他的车却不在那儿,于是他继续骑行,就这么赢了比赛。后来才知道,是他的经理把车开走了。

1944年:范斯滕贝尔亨的幸运日

里克-范斯滕贝尔亨说,“我刚转为职业车手那会儿还没有资格参加环弗兰德斯。车手们分为三类:A级公路车手,B级公路车手和场地车手。我最初是注册微场地车手的,所以他们不让我参加国家锦标赛。不过我的经理Jean van Buggenhout最终帮我拿到了入场券。我拿到了国家冠军,成了A级公路车手,所以就拿到了环弗兰德斯的参赛资格。当时我只有19岁,大概是比赛史上最年轻的冠军吧。”在通向根特的煤渣跑道上,几名车手摔车了。范斯滕贝尔亨躲了过去,并最终夺冠。第二年,他决定休息一年,Van Wijnendaele对这一决定十分失望。后来范斯滕贝尔亨表示,当时他觉得跑别的比赛可能更加挣钱,而且环弗兰德斯的吸引力和国际化程度也没有现在这么高。

1946年:又是他!

1946年,范斯滕贝尔亨回归并再次夺冠。他说:“这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胜利之一。我可以为所欲为,骑得比所有人都要快。我和阿尔贝里克-斯霍特还有Enkel Thiétard一起突围,他们两个光是跟上我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我们达成了一个协议,我保证不在抵达Kwatrecht之前把他们甩掉,而相应的他们要和我配合领骑。他们对此非常满意,我在Kwatrecht的桥下甩掉了他们。”

1951年:马尼的节日

作为一个意大利人,菲奥伦佐-马尼在比利时古典赛中可谓是稀有动物。他的超远距离单飞让他赢得了大把的途中奖项,奖金甚至足以让他买栋房子。经过英厄尔蒙斯特市时,他和其他8人一同突围,等到佐特海姆,也就是前一年马尼发动制胜一击时,其他人已经向一列火车车厢一般挂在他身后了。马尼单飞骑完了剩下的75公里,连续第三年赢得环弗兰德斯。他赢了其他人将近8分钟,并且这次比赛的前五名都是外国人。

1961年:辛普森vs. 德菲利皮斯

1961的风特别大,甚至连终点线上的横幅都被吹飞了。英国车手汤姆-辛普森和更有名的意大利车手尼诺-德菲利皮斯一同出现在终点前。冲刺能力较弱的辛普森在终点前一公里就开始加速,但很快被德菲利皮斯反超。辛普森勉强跟上,并惊喜得发现意大利人在还没过线的时候就开始了自己的庆祝。德菲利皮斯后来抗议说因为终点的标识被吹跑了,所以他不知道终点具体在哪儿,但两位车手此前已经两次通过终点,所以他的抗议被驳回了。德菲利皮斯希望辛普森能够同意这是一场平局,因为“意大利人自从1953年以来什么古典赛都没赢过”, 辛普森回应道:“英国人自从1896年以来屁都没赢过!”

1969年:莫克斯的表演

埃迪-莫克斯主宰了古典赛和多日赛,但他就是赢不了环弗兰德斯。到了1969年,他自己都有点失去信心了。更糟糕的是,因为他赢得实在太多,幽怨的主车群对他严密盯防。他很早就发动了进攻,直接拉掉了半个主车群。之后他不断进攻,每次都把主车群筛选得更小,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人奋力追赶,但这些努力都是徒劳的。他最后赢了费利切-吉蒙迪五分半钟,其他人远在八分钟开外。不过他在环弗兰德斯的运气一直不太好,又过了整整6年他才拿到第二个冠军。

1985年:风暴中的范德雷登(Vanderaerden)

在环弗兰德斯,坏天气并不罕见。1985年,比赛进入后半程时遇到了一场风暴。恶劣的天气导致最后只有24人得以完赛。精通环弗兰德斯历史的Rik Vanwalleghem说,“这是一届传奇的比赛,他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体育精神。当时的天气几乎和西伯利亚一样冷,并且还伴随着倾盆大雨。埃里克-范德雷登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单飞了20公里,这真的太令人震惊了。”

1987年:考彭伯格的斯基比(Skibby)

环弗兰德斯那些狭窄且路况糟糕的爬坡是十分危险的。丹麦车手耶斯佩尔-斯基比在考彭伯格被一辆组委会的汽车撞倒,摔到路堤上,而脚还锁在脚踏上。撞倒他的汽车试图通过,却压到了他的后轮,差点从他的腿上碾过去。这位工作人员在抵达终点后被愤怒的观众团团围住,他的车被泥土,杯子和石块砸得一塌糊涂。这场事故甚至盖过了Claude Criquielion的胜利——他是第一个夺冠的比利时法语区车手。

观点

  • “只有那些状态极佳的车手会认为环弗兰德斯算不上艰苦。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是耶稣赴难路。”- Andrea Tafi,前意大利职业车手,古典赛专家。
  • “我告诉主办方,这不是一场比赛,而是一场战争游戏。很难解释为什么考彭伯格对车手的意义。比起比赛,这更像是买彩票,只有五六位车手能够获得机会,剩下的人则会陷入挣扎。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被送到这个鬼地方来?”-贝纳-伊诺
  • “作为一个比利时人,首次赢得环弗兰德斯比在环法穿黄衫重要多了。”-约翰-穆塞乌
  • “回首往昔你可能会有点怀念,但从比赛的角度来看,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比赛之一,但冠军也将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誉。”-肖恩-凯利
  • “很多伟大的弗拉芒车手都住在比赛沿线。如此零距离的体验不会发生在任何其他的国家。这是我们身为弗拉芒人所特有的。”-Nico Mattan,比利时前职业车手
  • “如今人们熟知车手的一切。以前电视转播只有比赛的后两个小时,但现在是全程直播,车迷们不再需要脑补赛场上正在发生什么。但当一切都变得太现实之后,带有些许神秘感的传说也就随之消失了。”-Marc Sergeant,比利时前职业车手
  • “环弗兰德斯与世界上任何其他的自行车赛。毫无疑问,这是世界上最艰苦的单日赛。比赛里似乎有一万个转弯,当中夹杂着二三十个短陡坡和狭窄的道路,永远不会沿着同一个方向连续骑上一英里,这一切共同构成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北美没有这样的赛事,环弗兰德斯赛看起来简直就是另一项运动。”-George Hincapie,美国前职业车手

冠军名单

年份 车手 国籍 车队
1913 保罗-德曼 比利时 Automoto–Continental
1914 马塞尔-比斯 比利时 Alcyon–Soly
1919 范-利伯赫 比利时 /
1920 Jules Van Hevel 比利时 /
1921 René Vermandel 比利时 /
1922 Léon Devos 比利时 /
1923 Heiri Suter 瑞士 Gurtner
1924 热拉尔-德比茨 比利时 Labor
1925 Julien Delbecque 比利时 Armor
1926 Denis Verschueren 比利时 Wonder
1927 热拉尔-德比茨 比利时 J.B. Louvet
1928 Jan Mertens 比利时 Thomann
1929 Jef Dervaes 比利时 Génial Lucifer–Hutchinson
1930 Frans Bonduel 比利时 Dilecta–Wolber
1931 Romain Gijssels 比利时 Dilecta–Wolber
1932 Romain Gijssels 比利时 Dilecta
1933 Alfons Schepers 比利时 La Française
1934 加斯东-里布里 比利时 Alcyon–Dunlop
1935 Louis Duerloo 比利时 Génial Lucifer
1936 Louis Hardiquest 比利时 De Dion
1937 Michel D'Hooghe 比利时 Van Hauwaert
1938 Edgard de Caluwé 比利时 Dilecta–Wolber
1939 卡雷尔-克尔斯 比利时 Alcyon–Dunlop
1940 阿谢尔-比斯 比利时 Dilecta
1941 阿谢尔-比斯 比利时 Dilecta
1942 Briek Schotte 比利时 Mercier–Hutchinson
1943 阿谢尔-比斯 比利时 Dilecta
1944 里克-范斯滕贝尔亨 比利时 Mercier–Hutchinson
1945 Sylvain Grysolle 比利时 /
1946 里克-范斯滕贝尔亨 比利时 Mercier–Hutchinson
1947 Emiel Faignaert 比利时 Dilecta
1948 Briek Schotte 比利时 Alcyon–Dunlop
1949 菲奥伦佐-马尼 意大利 Wilier Triestina
1950 菲奥伦佐-马尼 意大利 Wilier Triestina
1951 菲奥伦佐-马尼 意大利 Ganna–Ursus
1952 Roger Decock 比利时 Bertin
1953 Wim van Est 荷兰 Garin–Wolber
1954 Raymond Impanis 比利时 Mercier–Hutchinson
1955 路易松-博贝 法国 Mercier–BP–Hutchinson
1956 Jean Forestier 法国 Follis–Dunlop
1957 弗雷德-德布雷内 比利时 Carpano–Coppi
1958 Germain Derijcke 比利时 Carpano
1959 里克-范洛伊 比利时 Faema–Guerra
1960 Arthur De Cabooter 比利时 Groene Leeuw–Sinalco–SAS
1961 汤姆-辛普森 英国 Rapha–Gitane–Dunlop
1962 里克-范洛伊 比利时 Flandria–Faema–Clément
1963 Noel Foré 比利时 Flandria–Faema
1964 鲁迪-阿尔蒂希 德国 Saint-Raphaël–Gitane–Dunlop
1965 Jo De Roo 荷兰 Televizier
1966 Edward Sels 比利时 Solo–Superia
1967 Dino Zandegù 意大利 Salvarani
1968 沃尔特-霍德弗洛特 比利时 Flandria–De Clerck
1969 埃迪-莫克斯 比利时 Faema
1970 埃里克-莱曼 比利时 Flandria–Mars
1971 Evert Dolman 荷兰 Flandria–Mars
1972 埃里克-莱曼 比利时 Bic
1973 埃里克-莱曼 比利时 Peugeot–BP–Michelin
1974 Cees Bal 荷兰 Gan–Mercier–Hutchinson
1975 埃迪-莫克斯 比利时 Molteni–RYC
1976 Walter Planckaert 比利时 Maes Pils–Rokado
1977 罗杰-德弗拉明克 比利时 Brooklyn
1978 沃尔特-霍德弗洛特 比利时 IJsboerke–Gios
1979 扬-拉斯 荷兰 TI–Raleigh–McGregor
1980 Michel Pollentier 比利时 Splendor
1981 Hennie Kuiper 荷兰 DAF Trucks–C?te d'Or
1982 René Martens 比利时 DAF Trucks–TeVe Blad
1983 扬-拉斯 荷兰 TI–Raleigh–Campagnolo
1984 Johan Lammerts 荷兰 Panasonic–Raleigh
1985 埃里克-范德雷登 比利时 Panasonic–Raleigh
1986 阿德里-范德波尔 荷兰 Kwantum–Decosol–Yoko
1987 Claude Criquielion 比利时 Hitachi–Marc
1988 Eddy Planckaert 比利时 AD Renting–Mini-Flat–Enerday
1989 Edwig van Hooydonck 比利时 Superconfex–Yoko–Opel–Colnago
1990 莫雷诺-阿尔真廷 意大利 Ariostea
1991 Edwig van Hooydonck 比利时 Buckler–Colnago–Decca
1992 Jacky Durand 法国 Castorama
1993 约翰-穆塞乌 比利时 GB–MG Maglificio
1994 贾尼-布尼奥 意大利 Team Polti–Vaporetto
1995 约翰-穆塞乌 比利时 Mapei–GB–Latexco
1996 Michele Bartoli 意大利 MG Maglificio–Technogym
1997 Rolf Sørensen 丹麦 拉波银行
1998 约翰-穆塞乌 比利时 Mapei–Bricobi
1999 Peter van Petegem 比利时 TVM–Farm Frites
2000 Andrei Tchmil 比利时 Lotto–Adecco
2001 Gianluca Bortolami 意大利 Tacconi Sport–Vini Caldirola
2002 Andrea Tafi 意大利 马贝-快步
2003 Peter van Petegem 比利时 Lotto–Domo
2004 Steffen Wesemann 德国 德国电信
2005 汤姆-布南 比利时 快步-因纳杰蒂克
2006 汤姆-布南 比利时 快步-因纳杰蒂克
2007 Alessandro Ballan 意大利 Lampre–Fondital
2008 斯泰恩-德福尔德 比利时 快步
2009 斯泰恩-德福尔德 比利时 快步
2010 法比安-砍切拉拉 瑞士 盛宝银行
2011 尼克-内恩斯 比利时 Saxo Bank–SunGard
2012 汤姆-布南 比利时 欧米茄制药-快步
2013 法比安-砍切拉拉 瑞士 RadioShack–Leopard
2014 法比安-砍切拉拉 瑞士 崔克
2015 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 挪威 喀秋莎
2016 彼得-萨甘 斯洛伐克 京科夫
2017 菲利普-吉尔伯特 比利时 快步

多次夺冠者

冠军数 车手 国籍 年份
3 阿谢尔-比斯 比利时 1940,1941,1943
3 菲奥伦佐-马尼 意大利 1949,1950,1951
3 埃里克-莱曼 比利时 1970,1972,1973
3 约翰-穆塞乌 比利时 1993,1995,1998
3 汤姆-布南 比利时 2005,2006,2012
3 法比安-砍切拉拉 瑞士 2010,2013,2014
2 Gerard Debaets 比利时 1924,1927
2 Romain Gijssels 比利时 1931,1932
2 Briek Schotte 比利时 1942,1948
2 里克-范斯滕贝尔亨 比利时 1944,1946
2 里克-范洛伊 比利时 1959,1962
2 沃尔特-霍德弗洛特 比利时 1968,1978
2 埃迪-莫克斯 比利时 1969,1975
2 扬-拉斯 荷兰 1979,1983
2 Edwig Van Hooydonck 比利时 1989,1991
2 Peter Van Petegem 比利时 1999,2003
2 斯泰恩-德福尔德 比利时 2008,2009

按国家分

夺冠次数 国家
69 比利时
10 意大利
9 荷兰
4 瑞士
3 法国
2 德国
1 丹麦,挪威,斯洛伐克,英国

环弗兰德斯-巴黎鲁贝连庄

车手 国籍 年份
Henri Suter 瑞士 1923
Romain Gijssels 比利时 1932
加斯东-里布里 比利时 1934
Raymond Impanis 比利时 1954
弗雷德-德布雷内 比利时 1957
里克-范洛伊 比利时 1962
罗杰-德弗拉明克 比利时 1977
Peter van Petegem 比利时 2003
汤姆-布南 比利时 2005
法比安-砍切拉拉 瑞士 2010
汤姆-布南 比利时 2012
法比安-砍切拉拉 瑞士 2013

纪录与数据

  • 最长的一届环弗兰德斯是1913年的第一届,324公里。
  • 最短的一届环弗兰德斯是战争期间的1941年,198公里。
  • 均速最快的一届是2001年,意大利人Gianluca Bortolami以43.6公里/小时的均速夺冠。
  • 均速最慢的一届是1923年,瑞士人Heiri Suter以26.2公里/小时的均速夺冠。
  • 环弗兰德斯每年吸引60万到80万名现场观众,而弗拉芒地区的总人口为650万人。
  • 参赛次数最多的纪录由比利时人Briek Schotte保持,他在1940-1959年间连续20次参赛。美国人George Hincapie17次参赛17次完赛,是完赛次数最多的车手。
  • 有6位车手三次夺冠,分别是阿谢尔-比斯(1940,1941,1943),菲奥伦佐-马尼(1949,1950,1951),埃里克-莱曼(Eric Leman)(1970,1972,1973),约翰-穆塞乌(1993,1995,1998),汤姆-布南(2005,2006,2012)和法比安-砍切拉拉(2010,2013,2014)。
  • 赢得冠军次数最多的国家是比利时(69次)。
  • 七位车手曾经连续两年夺冠,分别是Romain Gijssels,阿谢尔-比斯,菲奥伦佐-马尼,埃里克-莱曼,汤姆-布南,斯泰恩-德福尔德和法比安-砍切拉拉。
  • 只有菲奥伦佐-马尼一人实现过三连冠。
  • 两位车手曾经8次登上领奖台,分别是Briek Schotte(两个冠军,两个第二,两个第三)和约翰-穆塞乌(三个冠军,三个第二,两个第三)。
  • 肖恩-凯利和Leif Hoste各拿过三次第二,是所有未曾夺冠的车手中第二拿的最多的。
  • 五位车手身着世界冠军彩虹衫赢得了环弗兰德斯,分别是路易松-博贝(1955),里克-范洛伊(1962),埃迪-莫克斯(1975),汤姆-布南(2006),彼得-萨甘(2016)。
  • 最小的时间差是1994年,贾尼-布尼奥在冲刺中以7毫米的优势击败了约翰-穆塞乌。
  • 最大的时间差是1969年,埃迪-莫克斯以5分36秒的优势夺冠。此前菲奥伦佐-马尼曾在1951年以5分35秒的优势夺冠。
  • 最年轻的冠军是1944年的里克-范斯滕贝尔亨,19岁206天。
  • 最年长的冠军是2000年的Andrei Tchmil,37岁71天。

女子环弗兰德斯

女子环弗兰德斯(荷兰语:Ronde van Vlaanderen voor Vrouwen)于2004年开始举办,与男子比赛在同一天。比赛是UCI女子公路车世界杯的一部分,也是分量最重的女子比赛之一。

2004年到2011年,比赛全程115公里,其中最后55公里与男子比赛的赛道相同,终点设在梅尔贝克。2012年,起终点改为奥德纳尔德。现在比赛全程为153公里,与男子组的路线相似,用到了很多一样的爬坡(考彭伯格除外)。2017年的比赛包含了12个爬坡,包括Muur(Muur van Geraardsbergen)和三段石头路。最后的35公里内有克勒伊斯伯格,老夸雷蒙特和帕特伯格,同男子组的比赛完全一致。

荷兰车手米丽娅姆-梅尔歇斯-范波佩尔和德国车手尤迪特-阿恩特各有两个冠军头衔,是当前冠军次数最多的车手。

体验中心

Centrum Ronde van Vlaanderen (环弗兰德斯中心)坐落于奥德纳尔德,是一个致力于推广环弗兰德斯赛的自行车体验中心以及博物馆。2003年开业以来,它收集了大量的视听资料。游客们可以与Peter Van Petegem进行虚拟对抗,体验石头路以及夸雷蒙特的爬坡。

中心的创建人及总监Rik Van Walleghem曾是一位体育记者和作者。博物馆馆长是70年代的明星车手弗雷迪-马尔滕斯,他也负责提供语音导览。

中心坐落于奥德纳尔德的城市广场,离比赛终点很近。博物馆内有一家小酒馆和一家商店。

自行车旅游

1999年开始,每年比赛之前会举办面向业余爱好者的骑行活动。车迷们可以从布鲁日出发,体验完整的250公里赛道,不过大多数人会选择127公里或是71公里,起终点均位于奥德纳尔德的组别。参与活动的人数被限制在16000人,以确保安全。比赛名额通常提前几个月就销售一空,其中有一半由外国车迷购得。

扩展阅读

1959年来的比赛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