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尔伯托-康塔多
2015 Tour de France team presentation, Alberto Contador

康塔多在2015年环法

个人信息

全名

阿尔伯托-康塔多-贝拉斯科(按照西班牙语的习惯,康塔多为父亲的姓氏,贝拉斯科为母亲的姓氏)

生日

1982年12月6日(34岁)

出生地

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区,平托市

身高

1.76米

体重

62千克

车队信息

当前车队

崔克-世家兰铎车队

项目

公路自行车

角色

车手

车手类型

总成绩车手

职业车队

2003-2006

ONCE-Eroski

2007

探索频道车队

2008-2010

阿斯塔纳车队

2011-2016

京科夫车队

2017

崔克-世家兰铎车队

主要胜场

大环赛:

环法:

  • 冠军(2007,2009)
  • 最佳年轻车手(2007)


环意:

  • 冠军(2008,2015)


环西:

  • 冠军(2008,2012,2014)
  • 全能衫(2008,2014)
  • 6个单站(2008,2012,2014,2017)

多日赛:

巴黎-尼斯(2007,2010)

双海赛(2014)

环巴斯克(2008,2009,2014,2016)

环布尔戈斯(2016)

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2007,2008)

环阿尔加维(2009,2010)

环南法(2015)

单日赛:

个人计时赛国家冠军(2009)

米兰-都灵(2012)

简介

阿尔伯托-康塔多-贝拉斯科(西班牙语发音:[alˈβertokontaˈðor βeˈlasko];生于1982年12月6日)曾经是一位西班牙职业自行车手。他是同时代最为杰出的车手之一,赢得过两次环法(2007,2009),两次环意(2008,2015),三次环西(2008,2012,2014)和四次金单车奖。他是仅有的6位拿下三大环赛大满贯的车手之一

他被认为是兰斯-阿姆斯特朗的继承者。2007年,他在探索频道车队赢得了环法。效力于阿斯塔纳车队期间,他赢得了2008年环意,2008年环西和2009年环法。在2007到2011年期间,他连续赢得了(他参加的)六个大环赛(包括2010年环法,虽然这个成绩后来由于克伦特罗阳性而被剥夺了)。经过漫长的诉讼,他最终被剥夺了2010环法和2011环意的冠军。

康塔多是一位极具攻击性的车手,一位杰出的爬坡手。在他的巅峰时期,他还是一位杰出的计时赛车手。他保持着Alpe d'Huez爬坡的最快纪录,37分30秒。他经常上演惊天逆转,最著名的一次当属2012年环西17赛段。禁赛期结束之后,他又赢得了两次环西和一次环意。在他职业生涯的倒数第二天(也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山地赛段),他赢下了Angliru的山顶终点。

个人生活及早期生涯

康塔多于1982年12月6日出生在马德里自治区的平托市,排行老三,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患有脑麻痹的弟弟。他曾参与过足球、田径等运动,最终在14岁时,由于哥哥弗朗西斯科-哈维尔的关系开始涉足自行车运动。

15岁时,康塔多开始参加西班牙的业余比赛,并加入了马德里的波蒂略Real Velo俱乐部。最初的两年他并没有拿下任何的胜场,但依旧表现抢眼,由于爬坡能力出众而被人们称为“潘塔尼”(出自马尔科-潘塔尼,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爬坡手之一)。2000年他首开纪录,在西班牙的业余赛事中赢得了几次爬坡王。

16岁时他从高中辍学加入Iberdrola-Loinaz车队。此车队是一支青年车队,由ONCE车队的经理马诺洛-赛斯运营。2001年,他赢得了西班牙U23计时赛国家冠军。 没有比赛时,康塔多及其妻子玛卡莲娜居住在平托市。他是一位狂热的鸟类爱好者,在家中饲养了自行繁育的金丝雀和金翅雀。

职业生涯

ONCE/Liberty Seguros车队(2004-2006)

2003年,康塔多加入ONCE-Eroski车队,成为一名职业车手。职业生涯的第一年,他赢下了环波兰的第八赛段(个人计时赛)。 2004年环阿斯图里亚斯,他在第一赛段陷入低迷,仅40公里后就开始抽筋,出现崩盘。赛前他连续数日为头痛所困扰,最终被确诊为脑海绵体瘤(一种先天性血管疾病)。他接受了危险的手术,并顺利康复,重返赛场。手术在他的头顶留下了一条疤痕,从左耳连到右耳。2004年11月他恢复训练。手术八个月后,他赢下了2005年环澳赛的第八赛段。此时他效力于Liberty Seguros车队,也就是之前的ONCE车队。后来,他声称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伟大的一场胜利。之后,他赢下了加泰罗尼亚自行车周(Setmana Catalana de Ciclisme,2.HC赛事)的第三赛段以及总冠军,这是他第一次以职业车手的身份赢得多日赛。在环巴斯克,他赢得了个人计时赛冠军,以及总成绩第三;环罗曼蒂则赢下了第四赛段以及总成绩第四。 为了备战2006年的环法,他参加了环罗曼蒂以及环瑞士作为热身,并且都有赛段进账。然而在环法开赛前,他和他的几名队友被西班牙当局发起的“港口行动”所牵连,车队提前退出了环法,之后UCI(国际自联)判定他无罪。随后他参加了环布尔戈斯,在第四赛段获得第五。但之后他在回到车队大巴的路上摔车,并短暂失去了意识。

2007赛季

在“港口行动中”接受调查之后,康塔多一直没能获得职业车队的合同,直到2007年一月中旬,他加入了探索频道车队。 2007年的巴黎尼斯,康塔多夺冠,收获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重大胜利。在最后一个赛段,探索频道车队成功消耗了黄衫达维德-雷贝林(Davide Rebellin,效力于Gerolsteiner车队)的副将,让康塔多在最后一个爬坡发起致命一击,在最后的几公里甩掉对手,赢得胜利。 2007年的环法,他在Plateau-de-Beille的山顶终点获胜,随之来到总成绩榜的第二位,仅次于迈克尔-拉斯穆森。由于未向车队如实交代赛前训练时自己的去处,拉斯穆森于17赛段开赛前被驱逐出比赛,康塔多也因此在赛后穿上了黄衫。在第19赛段的个人计时赛中,他一反人们的预测,以微弱优势成功守住黄衫,领先竞争对手卡德尔-埃文斯23秒,领先队友利瓦伊·莱法伊默31秒。这是当年环法的倒数第二赛段,而最后一天为荣誉骑行,康塔多因此赢得了他的第一个环法冠军。这也是环法有史以来前三位车手差距最小的一次。 由于2007年是探索频道车队最后一年参与职业自行车赛,康塔多在2007年10月23日宣布他会在2008赛季加入阿斯塔纳车队。

2008赛季

2008年2月13日,环法的组织者ASO(阿莫里体育组织)宣布,由于阿斯塔纳车队的禁药丑闻,当年不会邀请阿斯塔纳车队参与旗下的任何一项赛事(尽管车队的管理层和绝大部分的车手都不是之前的那拨人)。因此,康塔多将无法卫冕巴黎-尼斯和环法冠军的头衔,不过他赢下了他的第二个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凭借第一站,以及最后个人计时赛的胜利,他赢下了环巴斯克。他本打算参加环多菲内,但在2008年环意开赛前一周,车队受到了组委会的邀请。车队通知他参赛时,康塔多正躺在西班牙的海滩上。虽然准备不足,但他仍旧在第一个个人计时赛中获得第二,15赛段之后又穿上粉衫。最终在米兰赢下总冠军之后,他成为了自1996年的帕维尔-通科夫之后第一个赢下环意的非意大利选手,也是自1992年和1993年的米格尔-因杜拉因之后,第二个赢得环意的西班牙车手。“参加环意并且获胜是一个巨大的成就,甚至比我再拿一个环法都大”,之后他这样评价此次胜利。 2008年夏季奥运会中,康塔多参加了公路大组赛和个人计时赛。大组赛中,由于炎热潮湿的气候,143位选手中,包括他在内的53人都未完赛。个人计时赛他获得第四,落后自己的队友莱法伊默8秒。 康塔多作为冠军热门参加了环西。他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一个月前刚刚赢下环法的同胞卡洛斯-萨斯特雷。第13赛段,康塔多在加莫纳尔(Alto de l'Angliru/ La Gamona)的爬坡进攻,拿下赛段并领跑总成绩榜。接着他又赢下了第14赛段,并在接下来的平路赛段,以及最后的计时赛中保持了优势。他的队友莱法伊默以明显优势赢得了这个赛段,这让康塔多有些不满,因为比赛初期阿斯塔纳车队就宣布康塔多是车队主将,但莱法伊默却试图自己赢下环西。最终在总成绩榜上,康塔多领先莱法伊默46秒,领先萨斯特雷超过四分钟。他也就此成为继雅克-恩奎蒂尔,费利切-吉蒙迪,艾迪-莫克斯以及博纳-伊诺之后第五位赢得全部三个大环赛的车手。同时,他也是达成这一成就的第一位西班牙人,最年轻(25岁),用时也最短(15个月)。他也是仅有的三位在同一年赢下了环意和环西的车手(另外二人是1973年的艾迪-莫克斯和1981年的乔瓦尼-巴塔林) 当年晚些时候,他凭借环意和环西冠军,作为当年最出色的自行车手获得了金单车奖。在全球自行车专栏作者们的投票中,他连续两个赛季的出色表现帮助他击败了砍切拉拉。

2009赛季

2008年9月9日,兰斯-阿姆斯特朗宣布重返职业自行车坛,剑指2009年环法。阿斯塔纳的经理约翰-布吕内尔,阿姆斯特朗的前导师和体育总监说,他不想看到阿姆斯特朗为另一支车队效力,于是签下了他。阿姆斯特朗的声明冲击到了康塔多的野心。此时的康塔多正为成为车队核心而努力,甚至威胁如果车队要求他成为阿姆斯特朗的副将,他就另找东家。之后布吕内尔向康塔多保证,他依旧是车队核心,康塔多于是与车队续约到2009年。后来康塔多宣称,当时的情况并不像媒体夸大的那样剑拔弩张。为了赢得环法,他放弃参加当年的环意,专心备战。 康塔多的2009赛季从葡萄牙的环阿尔加维开始。他赢下了总成绩第一,第三赛段亚军,以及一个33公里的个人计时赛。在赢下了最为艰苦的高山赛段之后,他本有希望赢下当年的巴黎-尼斯,却在第七赛段崩盘,他的同胞路易斯-莱昂-桑切斯接过了黄衫。康塔多以及他的车队将此归结为饮食不当,使得他没有足够的体能来回应进攻。他最终获得了总成绩第四。接着他参加了环多菲内作为热身赛。序幕站的个人计时赛他表现抢眼,并在之后的长距离个人计时赛中紧随黄衫卡德尔·埃文斯之后。然而,同胞亚历杭德罗-巴尔韦德在风秃山上拉开了和他的差距,康塔多最终收获总成绩第三。 2009年6月26日,康塔多赢得个人计时赛国家冠军。他声称参赛是为了适应新的崔克计时车,但却压过路易斯-莱昂-桑切斯37秒,留下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胜利。这是他第一次作为职业车手赢得国家锦标赛。 2009年的环法,康塔多单飞赢下第15赛段,将所有总成绩车手拉开了一分钟以上,同时穿上黄衫。17赛段他再次扩大领先优势,在一个三人突围集团中冲刺赢得第二。第二天他又赢下了第二个个人计时赛,将领先优势扩大到四分钟以上。 2009年7月26日,康塔多赢得了他的第二个环法冠军。安迪-施莱克落后4分11秒获得第二。阿姆斯特朗在缺席四年之后重返环法,落后5分24秒获得第三。至此,康塔多也赢得了他最近所参加的全部四个大环赛。在颁奖台上庆祝时,主办方误将丹麦国歌作为西班牙国歌放了出来。赛后康塔多和阿姆斯特朗打了一场口水仗,康塔多说“虽然阿姆斯特朗是一位伟大的车手,在比赛中的表现也很好,但就个人层面而言我对他毫无崇敬之心,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阿姆斯特朗则回应称“尊重队友和对手是一个冠军的基本素养”。这场争论让其他人,尤其是环法的组织者,开始期待两人分属不同车队进行对抗的情况。康塔多后来将这段经历比喻为“心理上的煎熬”,他说自己就好像同时在比两场比赛,一场在赛道上,另一场则是在车队下榻的酒店。阿姆斯特朗在车队的话语权甚至包括了指挥所有的队车,赛后康塔多被迫搭自己兄弟的车才能回到酒店。 7月31日,康塔多的经纪人(也是他的兄弟)宣布,康塔多拒绝了与车队续约四年的新合同,因为夹在车队的哈萨克斯坦老板和经理布吕内尔之间让他很不舒服,所以他希望在年底离队,尽管他的合同要到2010年底才到期。然而,8月11日他的队友和挚友塞尔吉奥-保利尼奥接受了无线电车队一份为期两年的合约,这使得康塔多可能无法如愿离开阿斯塔纳车队。8月15日,车队的哈萨克斯坦赞助商确认,他们会一直赞助车队直到2013年,康塔多也会在车队效力到2010年。

2010赛季

2月21日,康塔多赢下赛季首胜环阿尔加维,并拿下了皇后赛段的冠军,以及计时赛第二名。由于UCI关于计时车鼻锥的新规定,康塔多并没有使用shiv计时车,而是用了标准的闪电计时车。3月14日,康塔多战胜了巴尔韦德和路易斯-莱昂-桑切斯,收获他的第二个巴黎-尼斯冠军。致命一击来自第四赛段,他单飞通过了山顶终点,确保了黄衫。之后的Criterium International(法国的2.HC级比赛),他在最后一个个人计时赛中获得第二,仅仅落后大卫-米勒2秒。 康塔多和盛宝银行车队的安迪-施莱克作为两大热门参加了2010年的环法。第15赛段时,安迪-施莱克身着黄衫。在当天的最后一个爬坡中,安迪-施莱克发生掉链,康塔多和丹尼斯-门乔夫立刻上前进攻,在山顶获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并一直保持到终点。萨穆埃尔-桑切斯和另外两位车手也加入了他们,形成一个五人集团。施莱克奋力追击,但没有其他车手能够帮助他一起缩小差距。这个赛段过后,他丢掉了黄衫,落后康塔多39秒。康塔多以8秒的优势位列总成绩第一,当他在领奖台上接过黄衫时,人们反应不一。环法中罕见的一幕出现了,新的黄衫得主收获了一片口哨和嘘声,不过木已成舟。黄衫换人大大改变了接下来的比赛走向,攻守易位,现在施莱克需要主动进攻康塔多了。 Velo Nation的作者Jered Gruber为康塔多辩护称,第三赛段时康塔多卷入了一起摔车事故(这次事故还导致安迪损失了最重要的副将,他的哥哥弗兰克·施莱克),但施莱克没有等他,导致康塔多损失了1分13秒,因此康塔多有权做出反击。不过,这起事故发生在比赛早期,两人当时都并未穿上黄衫。比赛评论员保罗-谢文认为进攻并不妥当,而他的同行菲尔-列格特意见相反。施莱克则指责康塔多的行为缺乏体育精神。赛后,经过数小时的思考,康塔多在他的油管频道上发表了道歉声明。5天后的第19赛段个人计时赛,康塔多领先施莱克31秒完赛,带着39秒的优势迎来了自己的第三个环法冠军——这恰好是第15赛段他从施莱克身上赢得的时间。康塔多成为了第七位在当届环法没有单站胜利的冠军(后被剥夺)。 康塔多与盛宝银行车队签订了两年的合同。车队经理比亚内-里斯透露,他期待着康塔多能够在同一个赛季赢下全部三个大环赛。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壮举。康塔多的经纪人和哥哥则称这是在做白日梦。两周之内,康塔多的三位西班牙队友也做出了相同的转会决定(赫苏斯-埃尔南德斯,丹尼尔-纳瓦罗和本哈明-诺瓦尔)

2011赛季

在陷入药检阳性问题的同时,康塔多赢下了他的第一个环穆尔西亚,包括总冠军和两个单站。之后,他在三月参加环加泰罗尼亚,拿下第三赛段和总成绩冠军。他还赢得了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的个人计时赛冠军。 他参加了当年的环意(这也是他自2008年以来首次参赛)。第九赛段他在埃特纳火山获胜,并最终赢下了环意。他在半山腰发动进攻,甩掉了所有的总成绩对手一分钟以上。这一站过后,他领跑了环意的总成绩和冲刺积分。第13赛段,他和何塞-鲁贾诺一起在大格洛克纳山突围,将文森佐-尼巴利的领先优势对进一步扩大到三分钟。在第14赛段的Zoncolan山,以及异常艰苦、穿越多洛米蒂山的第15赛段,他进一步扩大领先优势,第二位的斯卡波尼落后他4分钟。之后他又赢下了12.7公里的爬坡计时赛。5月29日,康塔多以领先第二名米凯莱-斯卡波尼6分钟的优势赢得比赛。同时他还赢下了冲刺积分第一和爬坡积分第二。 尽管康塔多将会在八月初期出席体育仲裁法庭,但他还是宣布将会参加2011年的环法。CAS原计划在6月上旬开庭,但最后推迟到了8月初。康塔多志在成为继1998年马尔科-潘塔尼之后,第一个实现环意-环法连庄的车手。 然而在第1赛段,康塔多就因为卷入事故而损失了超过一分钟。在莱瑟萨尔特的团队计时赛中,损失进一步加大。米德布雷塔尼的第四赛段,他获得第四。开赛9天之后,他遭遇了4次事故,在进入比利牛斯山地赛段之前弄伤了右膝盖。第12赛段,他在最后的一公里掉队;第14赛段,他落后安迪-施莱克2秒通过了Beille高地的山顶终点。在第16赛段,他在Col de Manse的爬坡发动进攻,卡德尔-埃文斯和萨穆埃尔-桑切斯加入了他的进攻。三人成功拉开了与其他总成绩车手的差距,其中安迪-施莱克被开了超过一分钟。次日,他在皮内罗洛的第17赛段依旧表现积极,不过未能与托马斯-沃克勒和伊万-巴索以外的对手拉开时间。第18赛段加利比耶山,安迪-施莱克在终点前6公里单飞,而康塔多没能跟住卡德尔-埃文斯的节奏,被其他总成绩车手拉开差距。在阿尔卑-都埃的最后一个高山赛段,康塔多发动远程进攻,和安迪-施莱克一起率先抵达加利比耶山顶,但进攻最终被其他总成绩车手追回。阿尔卑-都埃山的第1公里处康塔多再次进攻,但最终萨穆埃尔-桑切斯和皮埃尔-罗兰分获一二。最终康塔多获得总成绩第5,落后卡德尔-埃文斯3分57秒,大环赛6连胜终结。

2012赛季

赛季开始时,康塔多的禁药案仍旧悬而未决。他在环圣路易斯赢得总成绩第二,并拿下了两个上坡终点,个人计时赛成绩也不错。但在2月6日,这些成绩都被剥夺了。同时他也失去了2010年环法、2011年环意等诸多冠军头衔。他被禁赛到2012年8月5日,和盛宝银行车队的合同也被取消了。 6月8日,有消息称康塔多将会在禁赛结束之后重返京科夫-盛宝银行车队,并一直效力到2015年。禁赛结束之后,康塔多参加了环比荷卢来为环西热身,拿到总成绩第4。接下来,他被指定为京科夫-盛宝银行车队的环西主将。康塔多在前16个赛段多次进攻,但没有成效。红衫华金-罗德里格斯总能够实现反超。而赛段前三的减秒更让他雪上加霜(第一名12秒,第二名8秒,第三名4秒)。即使是在皇后赛段,Cuitu Negru终点处超过20%的陡坡,罗德里格斯依旧挡住了康塔多的疯狂进攻,并最终反超。但在第17赛段,他终于时来运转。他在比赛的后半段进攻,甩掉与他共同突围的阿斯塔纳车手保罗-蒂拉隆戈独自开始当天的最后一个爬坡。康塔多领先追击集团6秒赢下了赛段,领先罗德里格斯超过两分钟,从他身上扒下了红衫。在Bola del Mondo的最后一个高山赛段,他没有跟住罗德里格斯和亚历杭德罗-巴尔韦德(当时位于总成绩第二),但他成功控制了损失,保住了总成绩第一。第二天,康塔多身着红衫完成了马德里荣誉骑行,拿下了自己的第二个环西。 当年的法尔肯堡世锦赛,他参加了大组赛和个人计时赛。计时赛中他被最后的胜者,两分钟后发车的托尼-马丁追上,获得第9。大组赛中他为自己的西班牙队友提供支持,并最终落后冠军菲利普-吉尔伯特53秒完赛。几天后他前往意大利,参加刚刚恢复举办的米兰-都灵古典赛。最后一个爬坡中,他在终点前1公里加速,甩掉所有的对手。这是他职业生涯中首次赢得单日赛。他将这场胜利献给了一周前在训练中身亡的维克托-卡韦多。

2013赛季

2013赛季,康塔多仅有的一胜是1月环圣路易斯的一个赛段冠军。至此之后,他的这个赛季并没有按照预期发展。双海赛他一直被生病困扰,最后获得总成绩第3,这打乱了他整个赛季的计划。4月环巴斯克他重返赛场,获得总成绩第5。最终他没能在环法前调整到合适的状态,没能击败克里斯托弗-弗鲁姆,最终拿到总成绩第4。 环法过后,车队的主要赞助商奥列格-京科夫非常刻薄得评论了康塔多的骑行方式。赛季结束之时,京科夫买下了车队,不过康塔多依旧在车队效力。

2014赛季

令人失望的2013赛季之后,康塔多试图在新赛季找回之前的状态。本赛季他的第一战是环阿尔加维。波兰车手米哈乌-科维亚特科夫斯基率先拿下了两个赛段冠军,但康塔多现出了良好的状态,在第2赛段获得第3,第3三段的个人计时赛获得第4,第4赛段终于夺冠。在Alto do Malhao的山顶终点,康塔多在最后一公里发动进攻,领先鲁伊-科斯塔3秒通过终点线。最终他落后科维亚特科夫斯基19秒,获得总成绩第二。 康塔多的下一场比赛是双海赛,他面临着奈洛-金塔纳和让-克里斯托夫-佩罗的竞争。他延续了之前的强势表现,战胜主要对手金塔纳,赢下了奇塔雷阿莱的赛段。第二天,他在倒数第二个爬坡进攻,最终单飞赢下赛段,领跑总成绩榜,并最终赢下总成绩第一,领先金塔纳超过两分钟。 康塔多接着参加了环加泰罗尼亚,这是他第一次与克里斯托弗-弗鲁姆和华金-罗德里格斯交锋。在比赛的第一个山顶终点,他跟上了其他总成绩车手的进攻,最终落后罗德里格斯5秒,获得第二。最终他获得总成绩第二名,仅仅落后罗德里格斯4秒。 康塔多本赛季的下一个目标是环巴斯克,主要对手是同胞亚历杭德罗-巴尔韦德。两人在第一赛段的表现同样出色。最后一个爬坡中,巴尔韦德首先进攻,康塔多跟上后再次发动进攻,将巴尔韦德甩掉,最终领先14秒单飞通过终点。他将优势保持到了最后,在最后一站个人计时赛获得第二,领先米哈乌-科维亚特科夫斯基49秒获得冠军。 环法前的最后一场热身赛是环多菲内,主要对手包括克里斯托弗-弗鲁姆和文琴佐-尼巴利,同时也是他环法的最大对手。比赛初期他状态良好,第一赛段的短计时赛中仅次于弗鲁姆获得第2。第二天的Col du Béal,不同于2013年,康塔多成功跟住了弗鲁姆,获得第二。他和弗鲁姆的下一次对决是第7赛段,本次环多菲内的皇后赛段。康塔多在最后两公里发动进攻,弗鲁姆受到前一天摔车的影响未能缩小与他的差距,黄衫易主。然而,康塔多在下一个赛段遭到伏击,包括暂列总成绩第3、落后康塔多39秒的安德鲁-塔兰斯基在内,数位总成绩前十的车手突围。康塔多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身边甚至没有任何一位副将。他试图缩小差距,但最终失败,塔兰斯基赢得了总冠军。不过,康塔多还是获得了对弗鲁姆的心理优势,后者在这个赛段极为挣扎,最终总成绩只拿到第十二位。 康塔多以良好的状态进入了环法。第一周他并未摔车,但第5赛段的石头路让他损失了很多时间。他落后包括尼巴利在内GC车手两分半钟,而沾满泥土的齿轮让他难以缩小差距。在热拉尔梅的第一个上坡终点,他发动进攻,并带出了尼巴利。他在终点前冲刺,与尼巴利拉开了3秒的秒差。然而,第10赛段是灾难性的。在Petit Ballon的下坡,他发生了严重的摔车。之后他坚持骑行了将近20公里,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一开始他甚至以为自己将缺席环西,不过最后还是进入了参赛名单。 环西中,他和他所在的京科夫车队有一个良好的开局。第一站团队计时赛,车队落后移动之星车队(拥有金塔纳和巴尔韦德两位总成绩车手)获得第二,他个人获得第八。在拉苏维亚的第一个山顶终点,他跟住了其他GC车手,在弗鲁姆和巴尔韦德之后,第3个通过终点。下一个高山赛段位于巴尔德利纳雷斯,他的表现更为强势。他在终点前2公里发动进攻,甩掉了弗鲁姆、巴尔韦德等其他GC。个人计时赛之前,他距离红衫拥有者金塔纳只有3秒的差距。ITT他获得第4,穿上了红衫。在La Farrapona的皇后赛段,他跟住了弗鲁姆在最后4公里处的进攻,并甩掉了其他GC,保险除了保卫红衫的实力。最后800米处他发动进攻,拿下赛段的同时进一步扩大了总成绩榜上的优势。同样的剧本在坎丁的倒数第二赛段再次上演。他和弗鲁姆一起甩开了其他所有GC车手,并守住了红衫。最后一站个人计时赛,由于路面潮湿,他骑得比较保守,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不过之前积累的优势足以让他赢下第三个环西总冠军。 环西期间,康塔多宣布他不会参加蓬费拉达的世锦赛,理由是路线完全不适合他。环伦巴第期间他遭遇事故,再次伤到了环法时受伤的膝盖。这导致他失去了赢得了UCI积分第一的机会,他也因此放弃了参加环北京,以更好的备战2015赛季。

2015赛季

2015年,康塔多宣布他会尝试环意-环法连庄,这一自从1998年的潘塔尼以来从未有人实现过的壮举。2月份他参加了环安达卢西亚,在第1b赛段的个人计时赛拿到第4,并领跑总成绩榜。第3赛段他在最后7.5公里进攻,拿下赛段。然而就在第二天,他丢掉了领骑衫。弗鲁姆在这个高山赛段获胜并领跑总成绩榜。弗鲁姆最终保持住了他的优势,康塔多仅仅落后2秒,获得总成绩第2。3月中旬,他在双海赛获得总成绩第5,并在第六赛段在爬坡时加速领骑,拉掉了平路冲刺手,帮助自己的队友彼得-萨甘获得了赛段冠军。3月中旬他参加了环加泰罗尼亚,倒数第二赛段再次发生严重事故,但仍旧坚持完成了比赛,最终获得总成绩第四。4月底,就在环意开赛前几天,康塔多宣布他已经准备好参加大环赛了。他在环加泰罗尼亚中受的伤,包括骶骨骨裂在内,都已康复。他说:“我现在的状态很好,在加那利群岛进行了大量训练,现在正在为环意做体能储备。最近三周来我爬了很多坡,在下个礼拜环意开赛之前,我只需要放轻松就好了。” 环意第一赛段团体计时赛,康塔多所在的京科夫-盛宝银行车队表现出色,仅次于澳瑞凯-绿刃车队获得第2。他领先法比奥-阿鲁6秒,领先里戈韦托-乌兰12秒,领先里奇-波特20秒。第5赛段的山顶终点之后,康塔多穿上了粉衫。然而第二天,康塔多在终点前的摔车事故中肩膀脱臼。他最终得以完赛,但是在走上颁奖台之前再次肩膀脱臼。不过他还是得以继续参赛,并保有粉衫。然而在难度不大的第13赛段,他在在终点前3.2公里被卷入一场大规模的摔车。因此,他落后包括主要对手法比奥-阿鲁在内的其他GC42秒过线,他因此失去了粉衫,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大环赛中获得领骑衫后被人扒下。不过就在第二天的59.3公里个人计时赛上,他又一举夺回粉衫,并与竞争对手拉开了巨大的差距。第16赛段,康塔多在Apria的爬坡遭遇机械故障,包括阿斯塔纳在内的其他车队试图落井下石。不过,康塔多依旧在Mortirolo山口追上了阿鲁,并相对于总成绩第2的米克尔-兰达取得了两分钟的优势。第20赛段,康塔多相对于阿鲁和兰达都输了时间,但依旧保有粉衫。最终,他以领先阿鲁1分53秒的优势获得了环意总冠军。虽然康塔多的2011年环意冠军头衔由于禁药指控遭到剥夺,但他依旧坚持认为这是他的第三个环意总冠军,换句话说他把2011年的那个也算了进去。他所拥有的两个(官方承认的)环意冠军,两个(官方承认的)环法冠军和三个环西冠军也让他和博纳-伊诺成为了仅有的两位实现过两次“大满贯”(赢下全部三个大环赛)的车手。 为了给环法热身,他参加了为期四天的Route du Sud。他在皇后赛段夺冠,并最终获得总成绩第一。他的主要对手金塔纳同时也是他在环法的主要对手之一。 康塔多在第一周开局良好。团队计时赛中他只略微输给了克里斯-弗鲁姆,领先于包括尼巴利和金塔纳在内的其他竞争对手,并在第2赛段进一步扩大了对他们两个的优势。然而在第一个山顶终点他表现挣扎,一口气输给了克里斯-弗鲁姆三分钟,这对他的总成绩目标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之后的两个比利牛斯山赛段他的状态有所回暖,暂列总成绩地6位。第17赛段,他在Colle d'Allos的下坡摔车,虽然在最后一个爬坡奋起直追,担任就输给弗鲁姆和金塔纳超过两分钟。环意的巨大消耗使得他没能在最后的两个高山赛段中,从17赛段的摔车恢复过来。康塔多最终获得总成绩第5,落后冠军克里斯-弗鲁姆9分48秒。虽然他最终未能实现连庄,但他并不后悔。“总成绩第5对于有些车手而言是梦寐以求的。对我而言,虽然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但是我很高兴我尝试过了。如果不去尝试一下,那么退役之后我肯定会一直纠结自己到底能否完成连庄,现在我知道了。我认为连庄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不过真的非常困难,因为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来准备。不过,我很高兴我尝试过了,而不是空想。” 环法之后,康塔多计划参加圣塞巴斯蒂安经典赛,但由于生病的关系被迫取消了计划,结束了他的2015赛季。

2016赛季

2015年3月,康塔多和京科夫车队续约,但同时他也宣布,2016赛季将会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本赛季他的第一场比赛是环阿尔加维,获得总成绩第3,并拿下了最后一站的单站冠军。接着他在巴黎-尼斯获得第二。他在比赛进行了50公里时向总成绩领先者杰兰特-托马斯发动进攻,在Col d'Èze再次进攻,不过托马斯在终点前的下坡缩小了差距。接着是环加泰罗尼亚,在接着是环巴斯克郡(他拿下了总成绩和第6站的胜利)。之后他表示,他将推迟至少一年退役。 2016年的环法,康塔多出师不利,第一站就遭遇摔车掉了时间。到第9赛段之前,他位列总成绩榜第20位,落后克里斯-弗鲁姆3分12秒。尝试突围失败后,他以前晚发烧为由推出了环法。 2016年8月,康塔多以仅仅1秒的优势击败本-赫尔曼斯和塞尔希奥-帕迪利亚,赢得了环布尔戈斯。他在当年环西获得第四。


2017赛季

环法期间有消息称,康塔多在2017赛季将会为崔克-世家兰铎车队效力。9月消息得到了车队的确认。一同转会的还有他的队友赫苏斯-埃尔南德斯,以及京科夫车队的体育主管史蒂文-德-容。

禁药

港口行动

2006年环法的最终名单确认之后,康塔多和阿斯塔纳车队的另外5名队友由于被卷入港口行动而遭到禁赛。康塔多以及另外4人在7月26被西班牙法院解除了所有指控。5人中的2人(包括康塔多)在不久之后也被UCI宣布无罪。他们都收到了来自西班牙法院秘书长曼努埃尔·桑切斯·马丁签署的书面文件,指出“不会对他们提出任何指控,也不会对他们提起任何形式的诉讼”。 2006年5月发布了调查摘要文件(31号文件)。文件中,缩写“A.C”与一则手写提示"Nada o igual a J.J."(西班牙语,“同J.J一样”)。J.J是约尔格-雅克施(Jörg Jaksche)的缩写,他在不久之后承认,自己于2005年在西班牙医生欧费米亚诺-富恩特斯的帮助下进行了血液回输。2006年12月,康塔多接受了负责港口行动的法官的质询。他向法官安东尼奥-塞拉诺声明,他本人并不认识欧费米亚诺-富恩特斯医生。据法国日报《世界报》称,康塔多拒绝进行DAN测试,以确认他与调查中发现的血样有无关联。 2007年7月28日,《世界报》援引一份据称是他们得到的调查文件,称康塔多的名字数次出现在了港口行动相关的文件当中。另一份文件则给出了车手姓名的首字母缩写,不过这两份文件都并非直接与禁药行为相关联。 2007年7月20日,德国兴奋剂专家维尔纳-弗兰克指认康塔多曾在富恩特斯医生医生的指导下服用禁药。他于2017年7月31日向德国当局告知了这一指控。康塔多否认此事,并说“我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一支错误的车队,所以我的名字莫名其妙得进入了这些文件”。为了回应港口行动中的血样嫌疑,康塔多于8月10日发表公开声明,称自己是一位清白的车手。

2010年环法

2010年9月,康塔多透露他在7月21日,2010年环法的一个休息日的尿检中被查出了克伦特罗。他表示自己通过了数项其他测试,而这项检查中克伦特罗的含量也极低,应该归咎于食物污染。反兴奋剂医生唐-卡特林认为,克伦特罗在食物中很常见。然而,当被问及康塔多是否通过食物误食克伦特罗时,他表示“我不知道他的尿样中克伦特罗含量如何,所以无法给出结论”。康塔多坚持他是受害者,并称自己完全可以“挺胸抬头”,因为他认为自己不应该受到惩罚。几位相关人士也支持康塔多,认为使用如此低剂量的药物带来的效益微乎其微,而且没人会用如此容易被检测到的药物。 康塔多称他是通过肉类误食了克伦特罗,但这一说法受到了质疑。在2008和2009年,在欧盟境内采集的83,203个动物样本中,只有1个样本呈克伦特罗阳性。同一时期,在西班牙的19,431个动物测试样本中,没有任何一项呈阳性。康塔多在检出克伦特罗前一天的尿样中,被发现含有塑料残留(塑化剂),这表明他可能进行了血液回输,回输用的血袋中的这些物质进入了血液。不过,这一测试并没有得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承认,所以并没有关于这一调查结果的指控。有一种理论指出,如果在抽血时混入了克伦特罗,那么在血液回输的时候也会引入克伦特罗。这可能导致克伦特罗出现在了康塔多体内,并导致他未能通过测试,而不是因为直接注射或者服用药物。这一理论同时指出,克伦特罗并不能显著提高运动表现,但能在赛季开始前有效帮助车手减少脂肪。理论上,如果在那时抽取血液,那么回输之后克伦特罗也会出现在车手的体内。 UCI出具的报告显示,样本中的浓度为每毫升50皮克,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规定下限的400倍,将会进行后续调查。康塔多被暂时禁赛,不过由于他已完成了2010赛季的全部比赛,所以短期内禁赛对他没有影响。他本人则在一个多月前,也就是8月24日,被告知检测结果为最低标准的40倍,而非UCI报告中的400倍。康塔多的科学顾问称,需要这个剂量的180倍才能够提高运动表现. 2011年1月下旬,西班牙皇家自行车联盟(RFEC)提出了禁赛一年的处罚,但随后他们同意了康塔多的上诉,撤销了所有的指控。2月的环阿尔加维,康塔多重返赛场。2009年和2010年他都在这里取得了胜利。UCI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于2011年3月分别对RFEC的决定向运动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诉,不过在CAS做出最终裁决之前,他仍旧可以参加比赛。CAS最初定于6月召开听证会,但康塔多的法律团队强烈要求延后到8月,2011年环法后的一周,最终又延迟到了2011年11月,而最终结论会在2012年给出。2012年2月6日,被判意外摄入违禁药物克伦特罗成立,剥夺2010年环法冠军的头衔,以及包括2011年环意冠军,以及2011年环法第5在内的之后所有比赛的成绩,并禁赛至2012年8月。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与盛宝银行车队的合同被取消。

主要胜场

注:被剥夺的成绩以此形式呈现

2003

  • 1st 第8赛段(ITT)环波兰

2004

  • 1st 爬坡积分 环阿拉贡

2005

  • 1st 总成绩 加泰罗尼亚自行车周
    • 1st 全能衫
    • 1st 第3赛段
  • 1st 第5赛段 环澳赛
  • 3rd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1st 冲刺积分
    • 1st 第5b赛段(ITT)
  • 4th 总成绩 环罗曼蒂
    • 1st 第4赛段

2006

  • 1st 第8赛段 环瑞士
  • 2nd 总成绩 环罗曼蒂
    • 1st 第3赛段

2007

  • 1st 总成绩 环法
    • 1st 最佳年轻车手
    • 1st 第14赛段
  • 1st 总成绩 巴黎-尼斯
    • 1st 最佳年轻车手
    • 1st 第4、第7赛段
  • 1st总成绩 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
    • 1st 全能衫
    • 1st 最佳西班牙车手
    • 1st 第4赛段
  • 1st 第4赛段 环瓦伦西亚

2008

  • 1st 总成绩 环意
  • 1st 总成绩 环西
    • 1st 全能衫
    • 1st 第13、第14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1st 第1、第6(ITT)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
    • 1st 全能衫
    • 1st 最敬爱西班牙车手
  • 1st 第1(ITT)、第4赛段
  • 4th 奥运会个人计时赛

2009

  • 1st UCI世界排名
  • 1st 西班牙计时赛国家冠军
  • 1st 总成绩 环法
    • 1st 第4(TTT)、第15 & 第18(ITT)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1st 第3、第6(ITT)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阿尔加维
    • 1st 第4赛段(ITT)
  • 1st RaboRonde Heerlen
  • 3rd 总成绩 环多菲内
    • 1st 第1(ITT)、第6赛段

2010

  • 1st 总成绩 巴黎-尼斯
    • 1st 第4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阿尔加维
    • 1st 第3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
    • 1st 全能衫
    • 1st 最佳西班牙车手
    • 1st第4赛段(ITT)
  • 2nd 总成绩 环多菲内
    • 1st 冲刺积分
    • 1st 序幕赛 & 第6赛段
  • 3rd 瓦隆之箭
  • 1st 总成绩 环法

2011

  • 1st 总成绩 环意
    • 1st 冲刺积分
    • 1st 第9、第16(ITT)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加泰罗尼亚
    • 1st 第3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穆尔西亚
    • 1st 冲刺积分
    • 1st 第2、第3(ITT)赛段
  • 1st 第4赛段 环卡斯蒂利亚和莱昂
  • 5th 总成绩 环法

2012

  • 2nd 总成绩 环圣路易斯
    • 1st 第3、第5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西
    • 1st 第17赛段
  • 1st 米兰-都灵
  • 4th 总成绩 环比荷卢
  • 9th 环伦巴第
  • 9th 世锦赛个人计时赛

2013

  • 2nd 总成绩 环阿曼
  • 3rd 总成绩 双海赛
    • 1st 冲刺积分
  • 3rd Klasika Primavera
  • 4th 总成绩 环法
  • 4th 总成绩 环圣路易斯
    • 1st 第6赛段
  • 5th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5th 米兰-都灵
  • 10th 总成绩 环多菲内

2014

  • 1st 总成绩 环西
    • 1st 全能衫
    • 1st 第16、第20赛段
  • 1st 总成绩 双海赛
    • 1st 第4、第5赛段
  • 1st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1st 第1赛段
  • 2nd UCI世巡赛积分
  • 2nd 总成绩 环阿尔加维
    • 1st 第4赛段
  • 2nd 总成绩 环加泰罗尼亚
  • 2nd 总成绩 环多菲内
  • 6th 米兰-都灵

2015

  • 1st 总成绩 环意
  • 1st 总成绩 环南法
    • 1st 第3赛段
  • 2nd 总成绩 环安达卢西亚
    • 1st 第3赛段
  • 4th 总成绩 环加泰罗尼亚
  • 5th 总成绩 双海赛
  • 5th 总成绩 环法
  • 7th UCI世巡赛积分

2016

  • 1st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1st 第6赛段(ITT)
  • 1st 总成绩 环布尔戈斯
  • 2nd 总成绩 巴黎-尼斯
  • 2nd 总成绩 环加泰罗尼亚
  • 3rd 总成绩 环阿尔加维
    • 1st 第5赛段
  • 4th 总成绩 环西
    • 敢斗奖 第15赛段
    • 超级敢斗奖
  • 5th UCI世巡赛积分
  • 5th 总成绩 环多菲内
    • 1st 序幕赛

2017

  • 2nd 总成绩 巴黎-尼斯
  • 2nd 总成绩 环安达卢西亚
  • 2nd 总成绩 环加泰罗尼亚
  • 2nd 总成绩 环巴斯克
  • 5th 总成绩 环西
    • 1st 第20赛段
    • 超级敢斗奖
  • 9th 总成绩 环法
    • 敢斗奖 第13、第17赛段
总成绩排名
大环赛总成绩
大环赛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环意 /1 / / / 1 / / 1 / / / 1 / /
环法 / 31 / 1 / 1 1 5 / 4 DNF 5 DNF 9
环西 / / / / 1 / / / 1 / 1 / 4 5
多日赛总成绩
多日赛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巴黎-尼斯 26 15 24 1 / 4 1 / / / / / 2 2
双海赛 / / / / / / / / / 3 1 5 / /
环加泰罗尼亚 / / / / / / / 1 / / 2 4 2 2
环巴斯克 / 3 5 14 1 1 / / / 5 1 / 1 2
环罗曼蒂 / 4 2 / / / / / / / / / / /
环多菲内 / DNF / 6 / 3 2 / / 10 2 / 5 11
环瑞士 / / 22 / / / / / / / / / / /

注:

“/”:未参加

“DNF”:未完赛

1”:成绩被取消